你可以单纯为了大笑而看这部影片,也可以为了读懂一些道理而看,甚至可以为了看明白世界而看。

这部剧的评分真的不高,

——以《在云端》、《第九区》和《盗梦空间》为例

就不班门弄斧整很高深的理论性剖析了,仅说一些个人感受。

一部立体的电影,你可以从各个角度去看待。这部电影是讲人性,讲团结,讲社会,讲希望,讲爱情,讲大量人们认为值得思考的事情。所以成就了这部立体的电影作品。作为喜剧片,真是一次很好的突破,可以吸引大量的观众去思考。

我觉得不应该,

在研究19世纪的资本主义大都市巴黎时,本雅明曾重点分析了被法国人称为“波西米亚人”[1]的游荡者的形象,按照本雅明的解读,都市游荡者的一个主要特点就在于“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处在一种反抗社会的躁动中,并或多或少地过着一种朝不保夕的生活”。[2]在都市中生存的作家、艺术家等自由职业者有许多就属于“游荡者”的范畴。事实上,自从资本主义大都市形成以来,游荡者的身影就从未消逝。在当下的资本主义后大都市空间和它们的电影文本里,依然充斥着游荡者的身影。

怪诞随处可见,不只在剧情发展中。作为一部黑色喜剧,不能让人一味天真傻笑,那种在笑中暗暗觉得不太对劲的感觉是来自于导演布置的很多细节。

同样,有好就有坏,可能是因为揉捏的东西太多,使整部影片看起来有些混乱,节奏也不是很明确。 看似像是闹剧一场,其实仔细观摩,这是一出好戏!(尽管有些小不足)

其实我看速度与激情来来回回几遍了,

所谓“后大都市”(Postmetropolis),这一概念来自“都市研究”洛杉矶学派的领军人物索亚。按照索亚的观点,人类的都市生活大约经历了四个历史阶段[3],随着历史迈入21世纪,发达资本主义的大都市开始呈现出许多全新的特征。都市变得越来越不稳定,“以前的社会关系、经济组织和稳定知识与专业都被抛入一种问题性危机和动荡中”[4],面对新的情势,索亚坦言“不能有一个更好或更具体的术语来描述这种当前新兴的大都市空间,我就选择把它叫做‘后大都市’”[5]。无疑,属于大洛杉矶市一部分的当代美国电影生产基地好莱坞,正属于典型的后大都市,而在其生产的影像文本中,亦有不少主人公都置身于这种后大都市景观中,本文所分析的《在云端》、《第九区》和《盗梦空间》等片正是笔者所认为的典型代表。

比如众人选择领导者,推举具有野外生存经验的导游小王(王宝强饰演),黄渤演的马进觉得不靠谱问:你是耍猴吗?然后小王说:猴两年,狗熊三年。之后王迅那个角色为了说服别人,说:小王好歹管过猴呢。这句话听起来非常有逻辑,但小王在原来的社会里做饲养员,没有人认为这个工作有什么称得上管理的地方,然而到了荒岛上受了风吹雨打了人们就已经将人类的生命和社会关系和其他原始野兽的生命与水关系等同起来,在自我定位上“返祖”。更别说“毕竟”、“好歹”、“也算”这类词是很容易通过退一步来让对方屈从于现有选择的,所以王迅的这句台词在观众代入情境以后听起来没什么,放现实世界里实际上十分滑稽和无厘头。

从电影名字来看,“一出好戏”就是把人性赤裸裸的放在了荧幕之上而名,影片的英文名是“The Island”,也就是“岛”的意思,更为直接的表明故事就发生在荒岛之上。 以下便是一些我看完影片后的一些想法:

每一遍都有不同的想法与心情,

必须指出的是,本文中所指的“美国”电影不能从狭义的民族电影概念来理解。这是因为“美国电影中的‘美国’从一开始就是模糊不清、歧义丛生的,这不仅因为好莱坞从来不把自己视为局限于美国本土的电影工业,而是势力渗透全球的娱乐帝国,更因为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着眼,‘美国’电影的版图是由来自全球的电影力量图绘而成的”。[6]例如本文中所例举的《第九区》,其主创人员和外景地都来自南非;而《盗梦空间》的导演和男主演也都是英国人,其中还有日本籍演员担任重要配角,但运作这些影片的资本力量仍主要源自好莱坞,而且它们都获得了美国主流电影业界的认可,被看作当代美国电影作品的代表文本而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因而本文是在一个广义的“泛美国”概念上称其为“美国”电影。

不仅是在剧情发展中,在拍摄手法的使用上导演有意在一些片段引起人们的不适。在张总(于和伟)带领人去他发现的游轮上时,导演使用的是游轮摆正了的视角,也就是下面是地板、上面是天花板的视角拍摄一群人走过餐厅参观房间的。这一段时间不短,至少远远长于让观众明了这是个翻过来倒着的游轮所需要的长度。于是电影院的观众就要在知道这个空间是倒过来的情况下,正着看主角们的表情和讲话,实际有一点不适的。那个空间内,凳子在天上,桌子也在天上,门开在天上,整个跟失重了一般,暗示岛上世界的改变和倾覆。不然这艘船正着也对剧情没有影响啊。

人终究逃离不了社会

只要有人群那么他们自觉的就会找领袖,为了生存。当大家流落荒岛知道没有回去的希望,没有食物的保证之后,他们毅然决然的踢开了张总(于和伟饰),因为他已经不是荒岛外的老板了,而是同样没有生存能力的人。大家就选择了一身武艺但没什么脑子的暴力统治者——小王(王宝强饰)。 而后因为张总找到了一艘载满物资的废船,而用语言和脑子吸引了更多的追随者,张总还用扑克牌当做货币。而后放弃了离岛想法的马进(黄渤饰)和小兴(张艺兴饰)收获了台风暴雨带来的鱼,开始了计划,他们是好心的,他们不想让大家沉浸在互相争斗的局面,所以利用计谋让大家明白了团结的意义。其后就开始了令人向往的积极团结的社会。 所以说,人终究是避不开人类社会的体制的,这个体制是因为人群的存在而自然的形成的,无论这个体制是暴力的、狡猾的还是友善的。

图片 1

保罗这一部里是个卧底警察,

此外还必须明确的是,后大都市与其前身——由第三次都市革命所形成的大城市相比,还没有呈现出根本性的变化,“还没有迹象表明产生于第三次都市革命的现代性的大都市象征已被完全超越……后大都市在很大程度上是那些现代和现代主义都市活动的过度成长或扩展,是局部性和不完全变体,始终印记着早期城市空间的痕迹。”[7]也就是说,后大都市与前一阶段的都市形态间尚存在着大量的共同点,所以,在进行本论题的考察时,我们完全可以从关于第三次都市革命时期的都市研究成果那里多有借鉴。

导演真的很用心,做着一些单纯为了剧情和笑点观看的观众难以发觉的细节设计,是让人觉得非常有诚意的。

变色龙

一条变色龙基本贯穿了整部电影,显而易见,这代表着人性的多变,想法的多变。 其中的典型就是小兴,本是一名汽修工,不太懂人情世故,就是一条心思的听表哥马进的话,直到后来他慢慢产生的欲望,改变了他:当知道了世界尚未毁灭,他对得来不易的领袖地位十分留恋,就没有把回去的希望告诉大家,并且决定和表哥马进单独回去,哄骗利用加威胁让张总的资产画进自己和马进的口袋。全片马进是正直的代表,阻止了这样事情的发生。而巨大的欲望让小兴迷失了自我,最终选择性失忆了。 但期间马进也并不是没有过人性的变化,他知道回到原本世界后他依旧是个loser,姗姗(舒淇饰)可能不再爱他,他没钱没势,他也不会再成为大家的领袖。谁是统治者,谁就不想离开他统治的世界,他也是。 人性会在各种事情的考验下不断变幻,是否能保持本心呢。其他的人更是墙头草,无时无刻的在变化,追逐着对他们最有帮助的人。

图片 2

也是他们第一次的对手戏,

考察《在云端》、《第九区》和《造梦空间》这三部电影,我们不难发现:影片的主人公都属于典型的后大都市游荡者形象。以《盗梦空间》为例,在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故事里,除了“造梦师”这一职业外,整个故事几乎完全是现实主义的——从整部《盗梦空间》的场景选择上来看,大都属于当代的城市空间,即使在梦中也是如此。影片的男主角柯布带领着一个造梦师团队,在全世界寻找客户、执行任务,常常出没于各种危险的地域,出生入死、朝不保夕。柯布的工作十分类似于私家侦探或者雇佣军这类职业,他和他的小分队不属于任何跨国公司或者政府公营组织,行事也往往游走于法律和道德的边缘,显然,这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当代后大都市游荡者。

除此外,太感叹现实中黄渤的个人魅力和人际关系,他说自己的处女作请到了很多好朋友一起帮忙,我看完以后觉得这些朋友可真是够意思了。

巧妙的设计

这部作品是黄渤老师作为导演的一个良好开端。其间巧妙的设计更是不计其数。虽然说这部影片的剧本被有的人说为抄袭,但不管怎样,影片很nice,对观众就是好的。 1.变色龙的贯穿就是一个巧妙的设计,吸引了观众的注意。 2.马进和小兴逃出岛后看见漂浮的北极熊尸体,而使所有人误以为外面的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3.当马进和小兴骗大家存在的船是不存在的时候,混乱场面将镜头倒转过来,造成颠倒世界的景象。

【还有很多巧妙的东西,因为看过影片后这几个让我最记忆深刻,还有配乐也是和画面完美配合着】

图片 3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esa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也是他们美好感情的开始,

《在云端》的男主角瑞恩初看起来与柯布有些不同,他似乎是一个成功的职场人士,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瑞恩已经获得了认可,并在经济地位上成功的跻身于中产阶级的行列。不过瑞恩的工作方式十分耐人寻味——在影片的前半段,他一直是独来独往的,当他接下一个工作任务后,瑞恩会带上自己的旅行箱开始自己的旅途,独自处理所有的工作,待大功告成后再回来向老板汇报。从这种工作方式上来看,瑞恩无疑带有浓厚的后大都市游荡者气质,他从不朝九晚五的在公司上班,没有工作搭档,跟家人长期不联系,在旅途中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家中的时间——瑞恩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家都没有。

单说几个主角。舒淇虽然是女主角,但这部戏其实根本不突出她。姗姗是一个完美的角色,这样的角色是主角的一个包袱,也就是马进在“要不要说出真话”的抉择时的一个考虑因素,但她不是剧情的关键人物,也就意味着电影不会在塑造这个角色、挖掘角色心理和背后故事上注入太多笔墨,呈现出来就是姗姗这个角色不够吸引人,本身演技也不会有太大发挥空间,舒淇是纯来帮忙的。

更是兄弟感情的出发点,

值得一提的是,瑞恩的这种工作方式正照应着后大都市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改变——所谓的“后福特主义”转型[8]。事实上,后福特主义的兴起也是索亚所归纳的后大都市的诸多特点中极为重要的一个,按照索亚的总结,后大都市这个“由稠密的交易链网络所形成结晶体”常常被表述为是一个“‘后福特方式工业大都市’的城市空间”[9]。反观《在云端》中的瑞恩,他的工作是专门负责其他公司客户所委托的裁员事务,然后习惯性的单枪匹马经历长途的空中旅行后面对面的完成裁员程序,为他的客户甩掉棘手的人事包袱。这正属于典型的后福特主义生产方式——从影片来看,瑞恩所服务的公司一直在蓬勃发展,似乎也不言而喻的映照着后福特主义生产方式的日益普及(并暗合着金融危机的时事背景)。如果说,柯布是自己选择了做一个后大都市游荡者的话,那么瑞恩则是由于身处后福特主义的生产方式中,让他即使在日常工作中也呈现出与后大都市游荡者基本相同的生活状态。在影片的结尾,瑞恩在机场放掉了拉着旅行箱的手,这可以被理解为瑞恩已经做出了离职的决定,而这也意味着瑞恩放弃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摇身一变为更加彻底的后大都市游荡者。

同理也可以适用于王宝强,但小王这个角色稍好于姗姗,因为小王这个角色如别的答案所说,是一种原始社会下的管理者,是较为关键的。但除开“导游变大王”这个最初的冲突,后期的小王所担负的功能可以由任何一个人代替,比如马进和小王联合起来,要背着小兴点火烧掉他们居住的游轮,如果一起发现大船的是张总,是迅哥儿,也可以搞这么一个合作。

好想听他们的饭钱祷告,

柯布和瑞恩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不仅仅在一个城市里游荡,还穿行在不同的世界大都市中——柯布的身影在全世界各个不同的地方出现,瑞恩的足迹则被一个个不同的北美城市所串联起来,《在云端》中一个反复出现的镜头就是从云端俯拍的城市画面,然后叠化出不同的城市的名字。显然,这也是后大都市游荡者一个重要的时代特征。第三次都市革命时期所造就的都市游荡者大多只在一个或相邻的几个都市内游荡,而后大都市的游荡者则将身影播撒在已经全球化了的后大都市空间中。因为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愈演愈烈,后大都市开始呈现出一种被称为“全球城市”(global city, world city)的样貌,可以说,一个个后大都市就是一个个全球城市,这些城市的边界正在“溢出”,这些城市之间日益紧密的联系越来越彰显了它们与民族国家之间的紧张。[10]这一点在《盗梦空间》中体现得更加明显:片中民族国家的地理空间感被空前淡化,除了雪山和日本城堡等少数几个场景外,柯布甚至在梦中都穿行在不知位于哪一国度的后大都市街道上,而最后一场梦中梦的大戏则干脆被安排发生在正在越洋长途飞行的航班上。与此相照应的是,长途航班也成为《在云端》的主人公瑞恩的日常生活空间——这无疑预示着长途航班已经成为后大都市游荡者标志性的日常生存空间之一。

宝强和舒淇这两位演员对于他们的角色来说是合适的,但是参演这部电影对于成就一个角色或者说成就背后的演员来说,是不够的、做不到的。他们的演出效果是成就了这个故事。

好想一盆一盆的吃炸鸡啤酒,

与《盗梦空间》相类似,除了那个收容外星人的“第9区”以外,《第九区》中的城市空间和人物塑造几乎也完全是现实主义的,影片的主人公维库斯则经历了从普通都市居民到游荡者痛苦的身份转变。维库斯一开始是一名政府工作人员,担负着对贫民窟式的外星人居住区域的管理工作,但是在感染了外星病毒以后,维库斯开始出现外星人的体征,随着身体的变化,维库斯不得不仓惶出逃,远离家人和朋友,此时的维库斯已经成为一个东躲西藏的人类都市中的游荡者。出逃后的维库斯与外星人发生了更紧密的接触,他渐渐对外星人的境遇产生了同情,到最后,维库斯不惜牺牲生命保护外星人父子,此时的他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处在一种反抗社会的躁动中”的波西米亚人了,而是彻底的站到了人类都市的对立面,成为一个暴力反抗城市的极端后大都市游荡者——一名游击队员。

迅哥就不说了,那个角色非常喜感,让我想起港囧里他演的那个角色说“我摸的胸一直是硅胶”(…)让人印象深刻到如今,每次都是把一个笔墨不重的角色演得让人觉得很惊喜,这样的演员素质是王迅的稳定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