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 in the air被美国媒体评价很高,我想,还是因为乔治·克鲁尼教科书一般的表演。如果最后结局团圆,结婚的结婚,过节的过节,圣诞平安夜一家团圆静听钟声,那么就是部圣诞家庭商业片,大家看完各自散去,没啥好说;但导演终于忤逆了美国大众的HE心理,而我觉得,这恰是对一个人最终归宿的最好阐释,而且也终于没有那么烂俗了。 乔治·克鲁尼饰演一个裁员公司的白领Ryan,每天的工作就是坐着飞机在云霄之上的美国广袤土地上飞来飞去地替别的公司裁人,他的公司名字也有趣:Career Tranportation Company,简称CTC,直译就是“职业转换公司”,正如他每次裁员时那雷打不动的开场白:“I’m here to talk about your future”,看起来真是讽刺异常。经历过太多悲伤气愤的脸,太多对人的不信任,他的人生观就是孤独地飞翔在云中,以酒店为家,积攒里程积分——不为任何目的,只是单纯数字上的膨胀。直到公司有一天来了个刚毕业的80后小女文青,信誓旦旦要把裁员改成电脑视频模式——这样就可以节约员工的出差花费。在和小女孩的斗智斗勇中,乔治克鲁尼也经历了别种价值观的洗礼,参加了他侄女的婚礼,在路途中的艳遇几乎想要发展成Relationship……但最后呢?Alex说得好:我是成年人,而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美国人是世界上最重视家庭观念的国家之一,片中那个小女孩Natalie的话代表了大部分人的理想:找个喜欢狗的男人,结婚生孩子,不要孤独地死去;但Ryan的一句话说出了隐藏在大多数人心中的担忧:Finally youwill die alone。 这是所有人害怕而不敢说出口的鸵鸟,就算他的侄女和女婿最后幸福地结婚,Ryan劝说那个男人的话语也显得那么苍白无力。Ryan代表的是另一群人的价值观:他爱孤独,游戏人生,及时行乐。他不和任何人交心,保持自己的独立,家里比酒店还要简单,生活就是飞机上的虚无缥缈。他的表现,无非是现代社会中大部分男人和一部分女人想法的夸张。然而,就算Ryan坚持自己的价值观,也未免会受到“Home, sweet home”的影响,他也几乎想要Settle down下来,大风雪中跑去找他爱的女人;但是,就算你找到了又如何呢?如果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这就算是童话的结局吗?结局还是人总会孤独地死去,我只能说导演还算发了善心,在他碰壁之前就给他看到了结局吧。 所以这部电影,说的不是爱情也不是团圆,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这部电影让人想到叔本华的豪猪:豪猪都想取暖,又会刺到对方,所以他们只能在近和远之间矛盾。在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是这样的豪猪。最后的结果挺好,不管你如何,云上的风景总是始终如一。他会Settle down吗?也许会,也许不会,但矛盾永远不会完结。 回来的路上,车里放着黄耀明的《艳阳天》,说Ryan这样的孤独灵魂真合适: 忘掉万般恩爱的缠绵 留下渐泠热毛毯 千疮百孔裂痕一个落拓灵魂 前面或有艳阳天 守不到的诺言记忆中已沉淀 不知不觉渐行渐远 更多影评请见:http://www.wangxiaoxin.net 王小心的店 电梯: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894937/?start=100#comments

 
    一般而言,电影续集总不如第一部精彩,不过“教父2”却是例外,这大部分归功于帕西诺的个人魅力,他不高不帅也无腱子肉,全靠眼神,甚至比白兰度扮演的第一代教父更具震慑力。“教父1”中同样也有帕西诺,但由于剧本关系一直被白兰度的光芒所掩盖,除了帕西诺在餐厅用枪干掉对手那一场,是金子总要发光,在“教父2”中,帕西诺彻底征服了我,尽管他没有凭借此片获得奥斯卡小金人。当然在“教父2”中还有位牛人,德尼罗,他演绎第一代教父的青年时代,也很棒,惟妙惟肖模仿白兰度的嗓音和神态令人叫绝,揽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至于后来他主演的“美国往事”更是颠峰之作,不过今天不打算讨论他。
 
    如果认为帕西诺的水平仅局限于用眼神来征服观众,那么就大错了,在“闻香识女人”中,帕西诺扮演一名瞎眼的退役军官,而正是这个角色反而令他问鼎小金人。此片几乎是帕西诺的一场个人秀,其他所有的配角均可忽略不计。名字中有女人,可故事完全和女人没关系,纯粹是两个男人之间的故事。我平时看电影有些没心没肺,总是让导演失望,该哭的时候笑,该笑的时候叫,但看完“闻香识女人”后还是觉得挺感动。一方面,故事不错,另一方面,帕西诺的确没得说。
 
    当帕西诺邀请女士跳起那段经典探戈的时候,才知道“真实谎言”中斯瓦辛格的探戈有多烂,才了解“低俗小说”中屈伏塔的舞技也不过尔尔,估计可以相提并论的只有“芙蓉镇”里姜文和刘晓庆的扫大街圆舞曲,那种享受人生享受生活的境界,不是凡人可以到达的,艺术感染力非凡。
 
    当帕西诺驾驶着红色法拉利疯狂盲目飚车,心被紧紧揪着,祈祷他平安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可以如此轻易的入戏。
 
    当帕西诺用其特有的方式慷慨陈辞,捍卫了另一个男人的尊严,全场响起掌声的时候,我的泪水悄悄滑落。
 
    我曾经吹嘘说自己看电影不哭,一不留神,吹过头了。五星。
 
导 演:
马丁·贝斯特 Martin Brest
主 演:
阿尔·帕西诺 Al Pacino 加布里埃尔·安瓦 Gabrielle Anwar 菲利普·塞莫尔·霍夫曼 Philip Seymour Hoffman 克里斯·奥唐纳 Chris O'Donnell William Beckwith Gene Canfield Peter Carew 弗朗西斯·康罗伊 Frances Conroy
上 映:
1992年12月23日 ( 美国 )更多地区
地 区:
美国 ( 拍摄地 )
对 白:
英语

我对经典文艺改编的影视,总不敢报太大奢望,可是毕竟忍不住想看一看,于是往往像探视被毁容的老友,有一分不忍卒睹的疑惧。盖.里奇(Guy Riche)执导、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Robert Downey Jr)与大帅哥裘德·洛(Jude Law)联袂主演的新版《歇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是本季我最期待、也比较惶恐的一部电影,看完却出乎意料地满意。

今天看了黄渤自导自演的电影《一出好戏》,突然有感而发…(有剧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aking王小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对福尔摩斯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及大侦探波罗。然而,他之于我,却无愧引读这一类型小说的第一人。我初次认识他时,才七八岁,经由小叔滔滔不绝,历险了大名鼎鼎的《四签名》(The Sign of Four)。当时爸爸坐一旁含笑不语,许久之后,我才晓得,原来小叔的爱好,缘起在他,可谓兜了一小圈的直系点拨。待我长大一点,摸索出一卷旧兮兮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边读边冒冷汗,却仍然要读下去,重温了《四签名》及初次亮相的《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或许有点超心理负荷,《巴斯克维尔的猎犬》(The Hound of BasKervilles)未能继续下去,卡在我新近温习的“诅咒”一节。之后断续浏览一些短故事。倒是一早就被老爸提点福尔摩斯同恶魔、莫里亚迪教授(Professor Moriaty)之间旷日持久的缠斗。他们共赴黄泉的消息,触怒读者,弃意已决的道尔爵士,不得不再续福尔摩斯生命线,编派他绝地生还并继续抑恶扬善。这则人所共知的小八卦,在我,似乎比后来那些不太陡峭的故事更惊魂动魄。上大学后,因为某次奖项正好是本福尔摩斯的原版集子,聊做睡前读物读了些。此时完全不害怕了,只图懵懂前的一刻清醒,枝节全忘,唯有他被蒙头,依凭马蹄声判定方向那段,仿佛梦游人对昏睡者的呓语,静悄悄地上了心,在新版电影里,我又见到它。

一部电影,在我看来融合了:野蛮,理智,宗教,科学四块基石。这四块石头既是人类文明史走过的历程,又是现代国家所不可缺少的。

看片花时,老实说我有点错愕。以为唐尼应与洛先生对调,因为唐尼的外形同福尔摩斯不太相衬。道尔爵士笔下,福尔摩斯身高逾六英尺,由于瘦削,更显高竿,鹰鼻鹰眼,仿若洞穿世情,下颌坚毅,面部线条极为警醒。裘德·洛那雕刻一样的侧影,倒三分肖似,唐尼眼睛太大、鼻梁太平,正统烂好人一个,实在同杰里米.布莱特(Jeremy Brett)的经典福尔摩斯造型,落差有点远。我于是有点好奇,当然也很担心,这戏要如何演。

王宝强所扮演的小王代表了野蛮和暴力,于和伟代表了理智和经济。最开始是王宝强占了上风,毕竟暴力是有很强的威慑力的。但渐渐的,胜利的天平就朝着于和伟的理智倾斜过来了。不过理智也有着自己的局限性,最起码,他没有很强的自保能力,所以在暴力入侵的时候被摧毁了。(这跟古希腊的民主城邦却挡不住古罗马的长矛何其相似)人们扭打在了一起,失去了希望。这时候,黄渤和张艺兴所代表的宗教来了。(公元325年尼西亚会议,也就是在那次会议中,规定了耶稣基督的生日是每年12月25日)那一束光就是黑暗中的希望,它具有很强的精神指引作用,即便处境很艰难,但它给人们带来了微笑和勇气。但这同时也给黄渤和张艺兴带来了他们从没有品尝过的权力的味道。一开始,他们两个人都被权力侵蚀着。当他们俩和王宝强看到了代表科学的邮轮时,他们选择了站在宗教这一边。之所以说邮轮代表科学是因为它每十二天(非常规律)会经过一次那个岛,但人们就选择无视,明明是轮船的汽笛声他们却装作不知道。这就像那些科学定理一样,它们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在历史上一直选择无视。王宝强这时候不再代表暴力和野蛮了,他代表了文艺复兴的黎明前的黑暗,宗教再也不单单是人们精神上的寄托,它成了阻力,就像它把布鲁诺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上一样。我觉得此时的王宝强所代表的有种伽利略的身份,就像伽利略晚年不得不象宗教低头一样,王宝强面对那些暴民,也不得不违心的说自己没有见过邮轮。而最后黄渤和张艺兴的决裂就像新教与天主教的决裂一样。虽然这场决裂没有像三十年战争那样血腥和暴力,但多少有那么一丝味道。最终黄渤所在的新教用一场大火(文艺复兴)拯救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