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know 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不知道爲什麽,整場電影下來,我記得不是公主和有著絡腮鬍子的帥哥純美的愛情,不是兩人共度小船看點天燈,也不是手電筒一樣一唱就發光的magic hair。而是長髮妹和她“媽媽”不斷重複的這幾句話:

        很久很久以前,太阳掉落了一缕光。光在地球上开出了一朵魔花,只要对着魔花唱歌,就能永葆青春起死回生。山中隐居的女巫师发现了这个秘密,就自觉地守护起这朵花来,让它不见天日(因为是魔花而且是太阳生的所以不用光合作用也会活)。女巫师靠着这株花风华正茂了很多年,山中是如此寂寞啊,美丽没人欣赏。女巫起先也有点失落,就没有哪个落难英雄或者山贼恶霸经过,夸赞她的美貌,甚至私定个终身什么的。山下鸭子酒店里的那些歪瓜裂枣五大三粗,她又看不上。久而久之,单身成了习惯,女巫也就不再多想什么。青灯古佛,榛子橄榄,爱情还没有出现,一切都有希望。
    然而,王后怀孕了,王后生病了。病得很重,有可能一尸两命。国王不知从哪听说了魔花,下令全国搜索。女巫守护的魔花就这样被夺走,还有她的美丽容颜。于是她在月黑风高的晚上闯进了皇宫。魔花早已被王后吃掉,它改变了王后腹中胎儿的基因,将自己的功能移植到这个新生女婴的头发上(外星生物具有高等智能,是不会让自己的基因链轻易断掉的)。女巫看到了这个新生儿,只见她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骨骼清奇无赘肉,是个练武的好材料。看到女婴一头金发,女巫已知魔花的法力在她身上。这个女婴,将会是万中无一的武林奇葩。女巫不忍别人用凡尘俗物将她糟蹋,“公主”这样的名分和荣耀,都是身外之物,不能让它迷惑了这个天才。当刻下定决心,把女婴偷走,安置在花果山藤帘洞后的一座高塔之上,每天悉心照顾,把屎把尿,还要唱歌给她听。
    唯一不好的一件事,女巫从不给这个姑娘理发,任那头发在地上拖来拖去沾染灰尘,她也不帮姑娘盘发。实在不是一个做娘的人会干的事。也许是她没有当过母亲,没有经验吧。即使如此,姑娘还是健康地长大了。她活泼好动,不因为宅居而变成宅女。在十八年没有男人的漫长岁月中,她学会了许多技能来打发无聊的时光。比如跟变色龙交流,还跟它玩捉迷藏。画画烹饪这些都不在话下。尤为出色的,是她的独门“长发功”。要知道头发也是有重量的,拖着那么大一坨头发,她还能身轻如燕,房梁一窜就上,颇有时迁风范,轻功已是炉火纯青。柔韧的头发能够承重一人,在长期的吊放女巫行动中,她已练就强大内力,臂力想必也惊人。她抛掷头发的准确度也直追蜘蛛侠,看她在空中握着长发荡来荡去,我就想起了人猿泰山矫健的身姿。姑娘身怀绝技,而她浑然不知,习以为常。
    女巫百密一疏,没有给姑娘报一个假生日。在姑娘每年生日时,她总会看到满天升起孔明灯,把夜空照亮如白昼。姑娘不知哪来的自信,坚定地认为那些孔明灯就是为自己而放。那也确实是为了寻找她才放的,可以说国王和王后非常了解小女孩的心思,即使他们从未抚养过孩子。
    姑娘的荷尔蒙要开始飞溅了,她要求从高塔中解放,不想在天窗看今年的孔明灯。女巫把外面的世界描述得很黑暗,但是她最大的失误就是把坏人描述成青面獠牙蛇虫鼠蚁。果然是没经历过爱情没带过孩子啊,教育如此失败。玉树临风剑眉星目温香软玉才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啊!一步错,步步错。由于这错误的描述,姑娘对误闯高塔没有獠牙的俊朗小哥没有戒心,在确定自己的武功在俊朗小哥之上并且握有把柄以后,姑娘要他带自己去看孔明灯。当然姑娘使计把女巫支走了,女巫似乎对自己的描述能力也有无边自信,认为这样足以唬住姑娘了,才放心地出门。
    俊朗小哥小看了这个宅女,以他多年的江湖经验,他认为这不过是个单细胞生物,用小拇指就能搞定。但是他不知道在他面前是货真价实的外星生物宿主啊!他把她带到鸭子酒店企图吓退她,但是姑娘一抛出“梦想”,所有彪形大汉都被镇住了!所以我说,梦想是百折不挠的勾搭必杀技、无坚不摧的软化剂。姑娘把大坏人们撩拨得翩翩起舞,甚至打开了密道。梦想是致幻剂啊。
    这边厢,女巫从一匹皇家马就可以推断出姑娘逃跑了。到底是被太阳花照射过的,嗅觉也会变强。她追踪到了姑娘,却见她落入了男人的手中!男人!一大群男人围着她!还有一个紧紧牵她的手!为毛!为毛!这个宅女刚放出来怎么有这么大的魅力?女巫的心被深深地刺伤了。她痴痴地凝望着那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觉得自己完全配得上他,但是他看都不看她一眼。
    我要报复。
    俊朗小哥福林和瑞普兹姑娘从密道逃出来,但没有逃过那匹像警犬一样英明神武的马的嗅觉。大队人马追来了,姑娘用“长发功”加“人猿泰山帅气荡”逃到另一处,福林(听起来像顺治皇帝的名字啊)拿着平底锅与马打架。人兽交战,不得了。福林的锅被挑飞,姑娘赶紧抛出头发以西部牛仔套马的手法将福林救走。水坝崩了,他俩有幸冲进一个废弃的矿井里,但水不断漫进来,出口又被堵住,水下一片漆黑。绝境啊,绝境!泰坦尼克号的镜头重现。在这种生死关头他们不可避免地表白了。姑娘想起自己头发会发光的绝技,用金发照亮了漆黑的水下世界,且找到了石块松动的一个洞口。他们像鱼一样被水冲出。
    女巫设计引诱两个大块头为她服务,可是她心里完全是那个帅小伙,对大块头没有兴趣。她抛出皇冠让姑娘去试尤金(福林的原名)的心。但姑娘到底是外星生物宿主,智商潜在地高啊!她才不会在没有达成目的之前干这种自绝后路的事情。她顺利地让尤金带她进了城。看到姑娘的长发编成金色的麻花辫还插上许多野花之后在欢快地跳舞,尤金被迷住了。多得旁人推他一把,他才敢进去与她共舞。
    晚上,两人泛舟于湖水中,孔明灯像萤火虫军队一样涌出来在天空中飘浮。啊情深深雨蒙蒙世界只在你眼中相逢不晚为何匆匆火总是与情欲联系在一起,无论是烛光晚餐还是放孔明灯,人在灯笼漫天月上柳梢的黄昏后约会,哪知岸上青石板后女巫的欲火焚身?
    两个大块头的身影一闪现,尤金就分心了,哪怕眼前是美女的香唇。他本要抛弃财富,隐退江湖,岂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上岸就被人制住(耍帅对男的没有用)。在彪形大汉要对少女施暴时,女巫适时出现,救出了凌乱的少女。一头金发回到了女巫的怀抱。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尤金顺水漂走,女巫指着他对姑娘说:“天下男人都负心。”
    姑娘回到高塔后,爱情使她开始思考高塔之外的事。基因在她的大脑开始起作用了,太阳!她手绘的每一幅画里都有太阳!妈的整个墙整个天花板都是太阳啊!后羿来了也射不穿啊!她是太阳之女啊!再想起那个皇冠,想起她带上皇冠那种浑然天成的和谐,她觉悟了!是皇家丢失的女儿啊!姑娘意识到自己是潜力股,奋不顾身要实现价值,丝毫没有顾念女巫把她保护起来的恩情。尤金本要上绞架,但是那匹成了精的马召来众匪徒劫法场,还驼着尤金飞越大峡谷,来到高塔下。尤金拉着放下的金发爬上去,被女巫偷袭。但是他趁着姑娘爬到他身边哭时,废了她的武功,剪断长发。女巫瞬间衰变成老妖精,变色龙将她绊倒使她跌下高塔,化作一副披风。都活了那么多年,骨质还不疏松吗?
    姑娘的长发不见了,好像武功尽失。可是请大家注意,她是外星生物宿主啊,太阳的基因深植于她的身体,魔力必然要外化成另外一种物体,那就是眼泪,治愈系的眼泪。但这个秘密尤金替她保守着,如果让臣民们知道了,每天被狗咬被刀切都要来找她,那她不得把眼睛哭瞎吗?所以她才得每天保持着幸福快乐的状态,防止眼泪掉下来治愈了什么东西被人发现。
    其实姑娘的褐色短发比那一头金色长发好看。
    在她没有换发型之前,她睡觉时把头发放在哪里呢?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自己高中的时候去学校旁的音像店找《闻香识女人》这部片子,找不到,问店员,结果店员非常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回答:“我们这里不卖这种片子。”

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 First you hate 'em, then you get used to 'em. Enough time passes, gets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ed.

"I love you"
"I love you more"
"I love you most"

     我选择不和对方解释,这部片子是一部正当的而非色情片,而是选择了去别的地方买。

I've had some long nights in stir. Alone in the dark with nothing but your thoughts . time can draw out like a blade. That was the longest night of my life. 我也曾熬过孤寂长夜 独自在暗心东想西想 时间慢的如同刀割 那是我毕生最长的一夜

有人說此次的反派老太婆是disney史上最弱的反派,死的也太easy,我卻從她身上真的看出了母親的特質。

     就如这部电影一样,有人看完后没有感觉,也有人贬之,我从来不在乎这一点——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电影不也是这样么?

囚禁Rapunzel的高塔,象徵著母親對孩子過分的保護,而外面的世界和窗外的天燈是象牙塔外百態的社會和種種的誘惑。

     片子讲的是两个看似完全不相干的人:贫困而正直的学生Charlie, 曾经光鲜而堕落的退役中校Frank。两个人都很寂寞,不知道怎么与周围的环境融合——查理没办法融入富同学们的圈子,Frank甚至不知道怎么去爱周围的亲人,以至于连哥哥的家人都会恶毒地骂他assh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