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美元宝贝》(Million Dollar Baby)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的剧情电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希拉里·斯万克与摩根·弗里曼等主演。影片讲述了一位有名的拳击教练法兰基因为太过于投身与拳击事业而陷入了长期的自我封闭和压抑,一位学徒麦琪坚毅的决心软化了法兰基并成出色的女拳击手。该片获得第7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等奖项。
电影里没有俊男美女,没有奇幻的特效和勾魂的配乐,甚至出现的人物都屈指可数。但是谁也不能否认它的时代性和不可复制性。有人说,《百万美元宝贝》是一部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却传达出比男性更加坚韧的生活态度。生活很tough,我们就要tougher。影片里摩根·弗里曼饰演的艾迪说,人们热爱暴力,所以爱看拳击、喜欢在车祸现场凑热闹。但是没有人真正了解拳击,拳击的本质是维护尊严、以及剥夺对手的尊严。
别的电影都在用主流价值观教我们如何成功,只有这部电影在告诉我们如何面对失败。我们一生都在努力成功,但还是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成功,也很有可能成功之后再次失败。我们要如何面对始终无法抵达高处的痛苦,甚至是从高处重重摔下来的痛苦?而这一切都引导至终极命题: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死亡,如何有尊严的死亡。

文/梦里诗书

    看了片子之后,又有幸拜读了苍穹之泪洋洋洒洒的评论,如我所说,这篇文章比我看片子还受益匪浅。没有什么可以在写的了,但是仔细想过后,又觉得大多数人需要一个更简明的观念以免和影评一起坠入五里雾中。
     有人说,这片子告诉我们,信仰无罪,但信仰可能是错的。我却觉得这不片子其实无关信仰,至少是反信仰的。更不用说什么励志了。佛兰基每天到教堂,在寻找什么,但什么也没找到。
打出一记重拳的最好方法是后退一步,但该谈情怀的时候还是要谈情怀的。    不管信仰的对错,信仰是靠付出人的本性得到的,也就是在获得信仰的过程中,人们失去了自我,无论他是一个共产主义者还是法西斯,无论他是一个演员,还是一个运动员。因为,他有目标,那个目标占据了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其他皆可抛。这是佛兰基一生的悲剧之源。
    What the hell do you want!
   麦琪并没有梦想,是佛兰基给了她,佛兰基也没有梦想,是麦琪给了他。这个梦想让他们走到了辉煌也走到了终点。而问题的根结是,在他们的潜意识中,麦琪和佛兰基都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一条狗,一间土屋,一个柠檬派。而那个辉煌的梦想是一个替代物,尽管它其实什么也不能替代。
     幸运的是,在麦琪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在彼此身上得到了,这是他们获得的最重要的东西,虽然只是一瞬,足矣。
    这不是一部励志片,这是人性的写照。
    佛兰基的选择是对是错?你接受了信仰,就要接受信仰带来的一切,胜者王侯败者贼的故事是喜剧,但成为悲剧的几率更大。
    所以当很多人和媒体,电影和文章激励赞赏励志这类激发人人向上的善意题材作品的时候,悲观的说,这是把大多数普通人推向泯灭本性的火坑的第一步。
    为什么这部片子会捧走奥斯卡,我想大概评委们看明白了这部片子想说的是什么了吧。
    追加一条,我给了五星,我想专业影评人绝对不会给,那样会显得他们的品位有问题,他们会以超过奥斯卡评委的严格标准权衡镜头演技内涵等等,我不会,浅显的故事,给人反世俗的启迪,值得五星。从平衡的角度讲,《8部半》那样深刻的电影不会缺星,但这部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情怀”在人们的讨论语境中慢慢变得越来越不像个褒义词。每每说起,仿佛总有半是“将就”半是“卖老”的意思,仿佛现在的年轻人未曾经历当初的风情万种和惊涛骇浪就没资格对如今的美人白头和英雄迟暮评头论足。同样的道理,当2007年的《谍影重重3》为这个故事的三部曲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的时候,观众都看着意气风发的Jason Bourne透过纽约的林立的摩天大楼远远几乎深情地凝视着Pam Landy说出那句:You look tired, Pam, get some rest. (Pam你太累了,好好休息吧),最后从纽约哈德逊河游走,Nicky听到电视里的新闻之后会心一笑。在那个时候,这个三部曲故事毫无疑问成为了永远值得影迷回味的经典。如今十年之后,观众在电影开始不久的雅典骚乱一场戏中看到了已经胡子拉碴的Jason Bourne,面对前来要告诉他更多身世的Nicky,问了一句:“我现在就是要活下去,现在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

作为一个经典系列的衍生,《谍影重重5》虽有着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与马特·达蒙的回归,却也难使本当完结的花开二度绽放一如前三部曲的精彩,力挽在第四部中就已然尽显的颓势,但另一面不得不说动作场面的精彩使这部电影依旧不枉《谍影》的招牌。

其实在看完《谍影重重5》之后,观众也应该问问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和主演马特-达蒙:已经差不多十年了,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时候拍这么一部续集?十年之后的《谍影重重5》,观众看到了诸多与时俱进的元素:希腊和阿尔巴尼亚边境的叙利亚难民、经济危机引发的希腊骚乱、社交媒体巨头和中情局之间拿不上台面的用户隐私之争,诸如此类不及备载;但看着大银幕里还差五年就知天命的马特达蒙抬头皱纹、气喘飞奔、神情疲惫地继续无所不能,很难让观众不产生恻隐之心:这又是何必啊?这位满脸写满疲惫的中年大叔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抄起屋里的杂志或者浴缸里的毛巾就能徒手跟人单挑的Jason Bourn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