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往意大利的飛機上看的

片子《闻香识女人》改编自意小利作家乔瓦尼·阿尔皮诺的同名小说(也有人将书名直译为《黑暗和蜂蜜》),作家笔下的上尉法乌斯托更真实、平淡,同上尉游历罗马的小教师也是典型的迷得的年轻人,他们彼此打仗,开初都从对于方身上学到了良多。小说手段正在于试探个人与社会抵牾,特别是试探个人心坎全国。书中人物之间出色的对于黑,常常闪炼着对于爱与孤独、生与逝世亡的洞见,锋利而高深,直探人性之微弱处。

上周日东方电影频道播放此片,一开始并不知道片名是什么,但看到亨利串通海豹捉弄同事的时候,灵光一闪“这个桥段我看过”,再到亨利第一次搭讪露西的场景,立马想了起来。连自己也没料到对这部5年前看的片子如此印象深刻,毕竟它只是个爱情喜剧,而那时,男女主角对我来说只是陌生面孔。不管什么题材什么类型的片子,能被人记住,被人想起,至少比看过就忘的片子更有生命力,就算生命力顽强的可能是涅磐的凤凰、乡间的野草,也可能是人见人厌的小强。
幸好,此片跟小强和它亲戚一点边也沾不上。与许多低劣的美国轻喜剧不同,此片不但不以夸张恶俗的情节和调侃调戏观众,更是充满了浪漫的情趣和温暖的包容。阳光、海滩、草裙、美女...夏威夷不愧为旅游度假的胜地,邂逅艳遇的绝佳地点,导演却掌握住了分寸,并没有把电影拍成风光片,而是通过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将当地居民的淳朴民风和热心性情展现在观众面前,而亲情、友情、爱情,这些可贵的情感在此片中是如此美好温馨,令人感动。伴着大海和海洋生物的咸腥味,放松心情,淡忘名利,去寻找失落已久的原来的自己,或许就会发现孩童般的快乐与幸福其实离你并不遥远。
都说情场如战场,但相比情敌间的对抗互掐,情侣间的斗智斗勇可有趣得多,有的人常年在嬉笑怒骂、分分合合的拉锯战中或甘之如饴或身心俱疲,有的人尽情展现魅力勾引异性,却信奉“征服之日即抽身之时”的原则,潇洒的享乐主义做派。显然,亨利就属于后者。不安分的本性和无拘束的梦想使他四处留情,积累了丰富的钓女经验,但常言道一山还比一山高,这位情场高手终于还是碰上了一生中最大的对手——露西。
正如言情小说中常发生的那样,花花公子总是败在两种女人手里,一种是聪慧独立、自尊心强、对其不屑一顾的冷傲型,另一种是天真可爱、正直善良、对生活充满热情喜悦的纯情型。哪种杀伤力更强呢?因人而异,至少对亨利而言,他对露西的免疫力几乎为零。然而,最要命的是,露西抛给他的难题是她的记忆只能存留一天,或许一开始,亨利潜意识里把露西当作难得的特殊挑战,但当每天以不同的方式追求露西、使露西爱上自己成为一种习惯,亨利对露西的爱也与日俱增,他非但没有感到厌倦、委屈、得不偿失,反而处处为露西和她的家人着想,使露西免于欺骗并正视自己的病,使她的父兄免于每天辛苦编织美丽谎言、担心真相暴露。为了露西,他甚至决心将梦想和计划弃置一旁,全心全意照顾露西一家,真是男儿有梦不轻弃,只是未到深爱时啊。
毫无意外的,电影给了我们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没有让这对可怜的情侣天各一方或继续在踯躅犹豫、期期艾艾中痛苦。这里出现了我最喜欢的一组镜头:看完录像带的露西在忐忑跌宕的心情下拉开窗帘,望向窗外,露出惊讶的表情...此时镜头缓缓拉远...原来她睡在船舱里,原来船在冰天雪地之中航行...镜头再次拉回...原来不但露西的父亲也随他们出海,露西与亨利的女儿都这么大了!那时的露西显然被这个难以想象的变故震晕了,抱着女儿的那一刻将母性激发出来的露西的幸福其实五味杂陈。
人们总是感叹美景不长在,但若人生只如初见,甜蜜只如初吻,却不见得是多么美妙的事。车祸之后,露西的人生就是一场戏剧,周围的人为了保护她不受到伤害,每天都扮演着车祸前的角色,有时还必须自编自导自演一番。亨利的出现令其他人解脱,却无法治好露西的病,唯一的不同就是从前几乎每天都在重复的是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而现在首先是跌宕起伏的情感。每天清晨,露西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这天不会在平和纯粹中度过,从震惊开始,伤心、喜悦、激动、焦虑、疑惑、愧疚...各种繁芜的情绪轮番上演,如过山车般呼啸而过,挑战着她的心理承受极限,精彩绝伦却刺激非常。
此后的露西依然生活在戏剧里,但有时难免会演变成一场闹剧。想象一下吧,露西在怀孕的最后几个月里,大概每天都会有一番大呼小叫,说不定女儿就是在此等情形下出生的。然而,最可怕的还是时间在人身上留下的印迹:若干年后,露西每天都不得不经历“骤然”衰老的恐怖事件,那种惊骇的程度可想而知不是怀孕可比。视力模糊,听力退化,嗓音苍老,全身皮肤干瘪褶皱,呼吸不再顺畅,行动不再自如,起床变得困难,甚至糟糕到瘫痪不能自理,面对这样的自己,露西恐怕还未来得及看录像带就已惊吓过度急火攻心了,搞不好一口气背过去,提前升天向上帝报到也说不定啊。好了,电影毕竟是电影,何必没事找事为他们的以后瞎操心呢,又不会拍续集,对伐。

其实本来不是叫这个题目,原来的题目是《每个孤独的大叔都是闷骚的逃兵》。可这个题目总让我很不自觉的联想到自己,而且觉得特别容易暴露自己身上的种种特质,尤其是一些被认为不好的东西,所以只能忍痛割爱。

去時看了一遍
哭了

借鉴,不妥私信删。

最近哥们儿们总是劝我干这些或者干那些,小D劝我倒腾倒腾骨质瓷。丁伟两年来一直坚持不懈的鼓动我去学纹身,好让我再给他修理修理胳膊上貌似麒麟实则狮子狗的奇怪小动物。李总说最近有北京三建的资质了,让我联系联系工程。这种事儿越来越多。每当我想起来就觉得自己越来越不靠谱了。当然,我是说自己,哥们儿几个都是术业有专攻,事业稳定,家庭安定,情人淡定。我倒成了杂货铺的掌柜的,上到投机倒把,下到路边摊煎饼,都想试一下。相反,哥们儿没有再规劝我回到以前的工作了。倒是一旦被迫交代给别人,老弱病残孕幼一概统一口径不应该放弃。导致我最后对之前体面的工作却总觉得跟干鸡鸣狗盗的事一样莫讳如深。

回程再看
又哭了

可能因为以前的工作内容同样是解决问题,同样长期泡在酒店,打的和打飞机时间永远比呆在公司多,在车上和飞机上永远比床上睡的好。什么是共鸣?共鸣就是这个傻b干的傻b事儿你都干过……当然,我没有影片中的风流倜傥。我通常都是民工范儿,拎着商务旅行箱上飞机,到地儿后迅速躲进酒店唧唧咔咔变身,最后掏出一支特纯555点上用职业人士该有的步调频率走过酒店大堂。大堂仙女通常会微笑的问:白骨精先生,您check in了吗?我则利索的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门卡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心说:看见了么,哥换身行套就能忽悠人了。大堂仙女一脸窘迫的说:白骨精先生,您这……我又心说:呵呵,姑娘你胆子不小,敢质疑我。低头一看:我操,我介不拿了一片康德母吗?从仙女幽怨的眼神中,我知道她真误会我了。

越看就是越感動

我也曾在机场大庭广众之下一气呵成,帅气的把登机牌直接塞到屁股兜里,可随即进厕所方便出来之后就发现不见了。一阵心慌,一阵恶心,连忙跑回厕所,发现登机牌舒舒服服的躺在地上离小便器一个人的位置,庆幸的是比较及时,没有任何液体和脚印,否则不知道登机时各种仙女该是如何鄙视我了。

我很少看純愛情片
但這一套實在意外的溫暖
再加上幽默的表達方式
令人笑中帶淚!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不在飞来飞去了。记得离职的时候老板模仿黑社会的口气恶狠狠的说,社团培养你,不,是他妈的公司……培养……陪……陪……呸!呸!呸!马上给我发辞职报告的邮件!中英文两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