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社会下女性被迫为盗为凶,在逃亡途中女性意识觉醒,但难免大义凛然的结局。最后还是一堆男性角色来追捕两个女主,男女力量对比处处可见。

《暮光之城:新月》(The Twilight Saga: New Moon),简单来说,吸血鬼 + 狼人 + Teenage Love + 琼瑶 = 暮光之城:新月。

这段时间来看到的少有的好电影。老套的题材,情节却不老套,没有历经磨难后最终到来的荣誉和成功。
整个电影如同一场拳赛,干净利落,没有一句废话,一个多余的镜头和表情。没有虚伪的挖掘,没有造作的哀伤。

說起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的經典佳作《末路狂花》(Thelma & Louise,以下簡稱《末》),許多影迷首先想到的可能是用“公路電影”或者“女權主義”這樣的詞匯來對其進行概括。的確,作為典型的公路類型影片 (Road Movies),這部上映于1991年的《末》無疑是這當中的一朵綻放的奇葩,但是,若要我們要談其最為獨特的地方,“女性主義” (Feminism)一詞便又超過了其電影類型(Genre)本身了。在這部以Thelma和Louise為女主人公的女性電影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所有前后出場的男性角色事實上都是“附屬的”,并且還涵蓋著許多的社會學含義。這就好比那些晦澀難懂的學術著作每一頁下的注腳一樣:《末》中每一個人物的存在都是當時女性地位和諸多社會現象的象征。

总感觉是为了给Pitt加戏才有中间大段的感情描写,但后来想自古在丈夫、爱情这种话题上女人总是弱势群体,所以也许春宵和劫财会更强烈地推进情节发展。

暮光之城,末路狂花。(Twilight的粉丝看到这里可以点击关闭页面了,否则你会恨我的)

Louise和Thelma的出場

最难得的是电影里设置了这样一个老检察官,作为男性角色居然体会到了两个女主的心境,虽然力量不够强大,但最后拼尽全力吼出的那句“被强奸的女人还不够多吗”真的震撼。

我觉得看1的时候,这片没那么纠结的啊,唉呀妈呀,看完New Moon,我顿悟:美国人肯定是没看过琼瑶剧的,这台词、这剧情发展也能这么火爆?真的是俗到不能再俗!特别是那个小白脸男一番话把女主角赶跑了(脸真的抹的也太白了,嘴唇又画的跟叶子楣一样红),然后听说女主角可能死了就要去自杀,最后发现女主角来找他了就要死了一样的说:我爱死你了啊,我不过是骗你的啊,你怎么就相信了啊...,我离不开你了啊,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啊...,——这真是俗到烂了,不能再俗了。

記得在影片的開頭,當兩位女主人公出場的時候,可以說幾乎每一個閃過的鏡頭都是在試圖展現當時女性的社會地位:Louise是一名單身女性,在一家普通的小餐廳當女招待;Thelma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婦,當Louise來電時她正在手忙腳亂的收拾餐桌以及為丈夫準備早餐和咖啡。這時,片中第一位主要的男性角色 ── Darryl出場了,他一經出現便馬上向自己的妻子Thelma做了如下事情:第一、他很反感Thelma对他大声呼喊;第二、他根本就不在乎 Thelma为他准备晚餐;第三、它使得主动想告诉他旅行一事的Thelma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最后一個,他還向她炫耀了一番自己的職業,即區域經理。結果,我們可以看到,在“像往常一樣對待完”自己的妻子之后,Darryl在前去取車的時候摔了一個四腳朝天。這或許是導演斯科特故意對父權社會來的一個小小的“惡作劇”罷了。
與此同時,在上述鏡頭呈現的同時,我們還可以看到幾個展現Louise和Thelma細致入微的鏡頭,例如在餐廳里不斷抽煙的Louise于家中臨走時還不忘把洗手臺整理一番,又例如Thelma在自己的第一次獨自外出前細心帶好了每樣防備的物品(包括那把手槍)。這些展現女性心細的鏡頭和Thelma丈夫先前的行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都還是被函蓋在了父權社會之下;即便Thelma在車上十分驕傲的向Louise訴說她沒有告訴丈夫旅行一事,緊接著的一句臺詞卻依舊反映了女性當時被掛上家務分配枷鎖的社會地位 ── “我給他留了紙條,我還給他在微波爐里留了晚餐。”

一分扣给节奏,中间看到快要睡着,thelma中间太软弱,后面转变又太突然。

然后小白脸男还会非常nb的在太阳下面发出耀眼的光芒...这个设定真是太诡异了.因为他脱掉衣服以后就会有一根可伸缩的闪光棒.....

死者Har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