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部电影差评要远比给好评难得多。差评既然公之于众,一方面要能够说服读者听众,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要能够说服自己,尤其是对自己钟爱的电影,比如伯恩系列。

跨越国境、分隔千里、各行其是,曾经的义气兄弟,似乎再也没有交集的可能。直到,多米尼克的红颜知己莉迪惨死的消息传出。 原来,为了替警局揪出巴加(BARGA),从而获得让警局赦免唐的机会。唐的女友,莉迪(LETTY)不得不为大毒枭安东尼奥·巴尔加(BARGA)运送毒品。而心狠手辣的巴尔加(BARGA),出于习惯,在运送毒品后将莉迪(LETTY)杀人灭口。 心爱的女人香消玉殒,不顾自己可能身陷囹圄,满腔怒火的多米尼克(唐)立即赶回美国。虽然抓捕逃犯乃职责所在,但昔日兄弟遇险,布莱恩亦不能袖手旁观。况且如今,大毒枭巴尔加(BARGA)才是警局高层的心头大患。布莱恩通过警方的线索查找到中间人名字:大卫·帕克。通过层层排查,在数万重名的大卫·帕克中,找到了真正的中间人。 唐来到莉迪出事的地点,在现场找到了硝基甲烷的痕迹,整个洛杉矶只有一家出售。根据这个线索,唐一步步的找到了中间人大卫·帕克,比布莱恩快了几秒钟。

你觉得像乔尔•舒马赫这样的大导,为了展现一个赎罪的主题,会费那劲去拍一个悬疑猛片吗?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他要讲一个关于正义,关于良知 ,关于坦诚的道理,他有很多选择,比如说拍动画片、科教片,比如去百家讲坛开课。以一个天才的正常心智,对这种旧题材,应该是早已摒弃的。所以,我一直很难认同这个片子“发人深思”的观点,这类思考,难道不是半个世纪以前就已经进行过了吗?关于把虚拟一个正义的化身,坏念头不敢作祟,终于正义的力量洗清了自己的灵魂,仔细想想吧,那是三打白骨精的情节。白骨精,看上去好端端的一个姑娘,突然有一天,被正义的力量孙悟空发现了,真实面目被揭穿了,然后被打倒了,所以得出一个结论:不仅邪恶打不过正义,戴着面具的邪恶也打不过正义。不难看出,这个电影的主题就是照搬的。现在,当这部电影的主题挖掘深度过度被标榜的时候,我们不禁要惋惜了,而且可以惋惜两个或更多的方面。第一是人们的记忆力、思考力衰竭,早就忘了我们舔着手指的年代就讲过的大道理;第二是中国传统文化又一次被忽视了,西化现象值得担忧啊,我们神话故事的先祖吴承恩大哥如今竟沦落到不敌一个玩悬疑游戏的外国小朋友的境地……

  这部作品的核心场景手法运用得很极端,主场景只有一个:电话亭。
这种安排使这部作品看起来更像是一部经过剪辑处理的舞台剧。作者刻意抛弃了电影所擅长的时空及人物的多样性,恪守传统戏剧的“三一律”,时空与动作高度统一,这样就使戏剧性冲突更加的直接并得以更好的激化。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主要角色只有史都与电话另一侧的人。而这电话就是连接画外空间的“绳索”。在影片的开头,作者运用这样的设计,通过史都的两通电话把空间带入到了他的妻子与情人那里。之后,作者又通过杀手冷静神秘的声音,把读者的想象从狭小的电话亭中带出来,使读者在想象中自己创造了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并不是能看见的,也不是确实存在的,但是通过声音与拉枪栓的效果声的塑造,电影的画框被拉大了。而且这种看不到的危机在效果上更能加强神秘与恐惧感。
  在这种单一的场景下,镜头的设计就更加需要下功夫。就像是舞台剧一样,要在舞美上体现人物的心理与剧中的气氛。这部作品在剧作上完全是靠心理悬念,节奏控制来编制。作者运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来突出影像的张力,并穿插了大量高层建筑的镜头,使影像情绪非常的紧张与压抑。在剪辑上,作者也使用了大量加入快节奏音乐的短镜头的组接,尽量避免长镜头对节奏与气氛的破坏。
  在剧作上,影响情节的主要人物只有史都和电话另一侧的人两个人物。而作为第二人物的“杀手”,除了在影片结束时出现外,其他时候都是只有声音出现。剧作者把人物压缩到极简,把主题也用最直接的方式表现了出来。“杀手”以史都心灵的质问者的形象出现,不断地让他把他心中隐藏的谎言在大庭广众说出来,更像是对是史都的心灵进行这一次净化。影片中所有电话中的声音都被处理成在电话中我们应改听到的效果,而“杀手”的声音则被处理成画外音的效果,让读者感觉史都好像在被他自己的心灵质问。影片的转折也在于最后史都勇敢的说出一切勇敢地站出来,这是一种“升华”,史都拯救了他自己。
  作为一部商业片,这部电影还是体现了作者很多个性欲独具匠心的东西在其中的。

谍影重重5,或者说伯恩5在8月23日国内上线,我提前一周就开始听新的ost,moby这一作的extreme ways比前三作更富动感,足够超越快餐水平的既cool又hardcore的感觉,即使到现在听也兴奋不已。

于是,这两个人相遇了。

悬疑片中,主题不是目的,而仅仅是一种道具,他玩的就是一种高智商游戏,他不是要告诉你什么,尤其不是讲道理,他要你关注的是电影本身,它要告诉你电影的玩法,当然主要目的是为了告诉你他的智商有多高。对这种悬疑片导演而言,他宁愿成为一个玩票者,也不要成为一个布道者。为了让你对他的玩法全神贯注,他不惜把最后的道理说得极其简单,以免你误入歧途,一味地对影片所带来的人生思考回味不已,若不是这样,他也会把道理说得像是轮不到你去弄懂的地步,省得你花费其它心思关注他并不重要的表演。

但这部片子,能够让我兴奋的也只有这一曲而已了。

这两个,相爱相杀的好基友。

所以,看完这个电影然后去分析哪个是正义的化身哪个是邪恶的化身哪个是面具什么人又充当什么样的角色诸如此类的老话题、老比喻,实在有点不应该。或许更应该看看他是怎样玩的,才能对得起导演的良苦用心。

简单回顾一下:谍影重重系列第一作在2002年公映,至今出到第五部,历经14年。前三部的风格特点基本上有一个全片节奏从缓到急的变化过程,动作戏节奏越来越快,动作设计发展到第三部Ultmatum为止堪称登峰造极。第四部legacy曾是争议最大的一部,因为完全没有伯恩本人出现,主创团队和其他四作都不一样,而且节奏又变慢了,不变的是维持了伯恩系列一贯的压迫感(个人认为这才是伯恩风格间谍片的灵魂)。而第五部,就是这部伯恩5,受争议的程度已经可以取代第四部了。

这部影片,把两个人的形象刻画的更加鲜明,两个人的感情进一步加深了羁绊。

比如说,我们可以慢放镜头多少倍,重看几遍,或许能发现真凶闪过的半张脸,从而发现他的动机、计划以及一系列真相,或许我们细看路边的人,观察对话,也能发现天大的秘密,再或者我们假定那个开餐厅的马里欧是凶手,然后逐步推理,假设,推翻,当然你觉得凶手是整过容变过声的亚当也不是不可能。如果我们把精力放在研究那两个骂街的女人和中枪的男人的年龄、身世,列一个表,还有那机器人的运动轨迹,以及那希伯来人说了什么,或者测量比萨饼人的身高体重,像做一道庞大的数学题一样,目的是弄清楚真凶,这样的话,导演会不会欣喜若狂?我想,这总比重温我们千百年前的老道理“邪恶的力量碰到正义即使戴着面具也得乖乖地认罪”强吧。可能这一场如同科学研究的推理是浪费感情,白费工夫,但我相信,制造谜团,眩晕,导演的目的达到了。他已经成功让我们体验了首次看此片的奇妙感觉。

伯恩1到伯恩3风格的改变,体现的是从2002年到2007年好莱坞电影人对动作电影理解的改变。伯恩1还相对比较old fashion,有一种上世纪末期电影那种不紧不慢的节奏,到伯恩3就已经目不暇接了,这个系列所谓手持摄像机晃镜头的这种以讹传讹的口碑也是这样建立的。到伯恩4忽然节奏又慢下来,这种用新瓶子装旧酒的感觉明显让我觉得不过瘾,但能够让我感觉到主创团队对伯恩系列灵魂——就是那种不酷不炫但步步紧逼的压迫感——的一种执着。到了伯恩5各种大头贴满屏幕晃,真心有一种欺师灭祖的派头,如果在德云社这肯定要被剔出家谱的。所以在我心目中,真正继承伯恩系列衣钵的,反而是伯恩4legacy而非伯恩5。

Brian O'Conner:Ya know,I've been thinking,when you blew up your car,that means you blew up mine too。 Dominic Toretto:Yeah?  Brian O'Conner:Yeah, so now you owe me a 10 second car。  Dominic Toretto:Is that right?  Brian O'Conner:Yeah。  Dominic Toretto:Now we're even。

可能性越大,密码设置的级别就越高。悬疑片贵在答案不一,那种令人抓矿的猜测、假设往往是双方都有其兴奋的时刻。于是我也来提供我的一个兴奋版本:

说伯恩5狗尾续貂,主要是从动作场面来看。不说剧情最大原因在于动作片尤其是间谍片的剧情本来就是各种脑洞,为脑洞去脑补毫无意义,还不如直接看颜值来的痛快(嗯,无论我怎么喷,我也爱看瑞典小婊砸)。

事实上,把场景设计得那么小,太需要导演的控制力。人总要走动,所以大场景中,往往表现得很自然,导演只需牵引一下即可。这种电话亭的小场景里,现实性不大,导演不得不管好自己的人物,充当上帝了。仔细再看,不难发现,在导演强硬姿态底下,这故事还是有丝丝牵强之处。对这个故事我感兴趣的是如何不发生这个故事,如何结束对话以及走出电话亭的可能性。

前面提到过,伯恩3的镜头运用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waterloo station一场戏全程14分钟,看的人掌心出汗惊心动魄,堪称同类场景处理手法的教科书。说伯恩的动作场面,某种意义上就是镜头运用。空口说伯恩5镜头大特写太差是很难说清的,下面我一帧一帧的拿伯恩3的镜头处理来说明伯恩3好在哪里,相应的就是伯恩5差在哪里。(95p)

第一种可能性,史都今天例外没有去电话亭。

图片 1

但导演让他去电话亭了,这是往发生的可能性进逼的第一步。导演有他的有理由:他每天都要去电话亭给她女朋友打电话。而且他先发制人了,在介绍完电话亭之后,说道:“在不到两个街区的地方,最后一个使用电话亭的人就在这里。”也就是说,故事不得不发生了。

伯恩出场。这是全程唯一面部大特写,但是……

第二种,当他接到那个陌生男子电话的时候,按照常理,他完全可以说:“你有病呀。”然后挂掉电话。 这里,导演又使了一把劲,让他听了下去,这同样是有理由的:惯性使然嘛,接个电话,逗笑几句又何妨,于是故事继续发生了。

图片 2

另:那有磁性的男声,还有朗诵般的语调,都迫使观众和史都一起听下去,而且很快,电话那边传来“别想挂电话”的命令式语气,丝毫不给观众骂史都“大傻子,还不快挂电话”的机会,只能同样胆战心惊地听下去。然后史都又找到机会想挂电话的时候,对方说:“不,你不会挂掉的,你要服从我。”命令加强了,在此时你完全没有了反抗的余地,你知道这个电话是得听下去了,不然不踏实,有危险。这时候史都坚强起来,他开始轻松对答:“服从你?你是谁呀?”然后对方把话说的悬乎,突然让人无所适从,只得听命。

马上转到眼部特写,目的是表现人物心理

第三种,等电话的过程中,他也可以跑,报警等等。

图片 3

导演又让他留下了。因为对方说:“我要跟你老婆打招呼了,待会给你打。”这句话相当有诱惑力。史都到此刻还是很自信的,他觉得他还是能把这人摆平,所以他也等,摆出一副老子谁也不怕的架势,难免有些担心,但他认定要把这事亲自解决了。

列车外景。

这之后,两个骂街女人无疑给史都增加了麻烦,导演开始下猛料了。陌生男声、两个骂街女人还有跟史都的情人、妻子不明不白的对话让史都突然感到一团糟。直到对方宣判:“史都,你一挂掉电话我就杀掉你。”也就等于在电话亭里的场景完全固定下来了。这都是导演一次一次的外力作用,虽然有外力的痕迹,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牵强了,但已经拿捏得相当到位。这之前,场景设在电话亭的理由是史都厚着脸皮想搞清楚这件事,这之后完全成了史都的不得已了。因为威胁已经下来。接下来,程度上升到不再是为自己的生命而停留在电话亭里,还为了他的妻子和情人,为了其他人的生命,他完全处在对方掌控之下。这下,在电话亭里不出来早已是顺理成章的了。

图片 4

第四种,他发现他完全受控,而且被对方欺骗了:说出了真话,这一切都还没有完。于是他“赌气”挂掉了电话,把事情留给警方。可是一声声绝命铃声不得不让他惯性式地返回,犹如中了妖怪施的法术,场景又回来了。甚至可以设计一些傻话去维持这个场景比如:“我在跟我的心理医生打电话。”

再拉更开阔,前三作都有这种典型场景,痛快的大鸟瞰镜头。

到后来那一大段的真情告白其实并不比前面的解密有意思,尚且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必要的结果罢了。再后来导演试图利用匹萨男人骗骗我们的感情:到头来是个警匪片啊?一个匹萨送不出去伤了心,积蓄多年怨恨能量摇身一变成了神枪手的故事。其实,真凶最后一刻的现身才能完全体现他高智商游戏的质量。

图片 5

最后说说这个神秘男人。由于他扰乱公共秩序,我觉得即使他是所谓上帝的化身,很难说的上正义,正义是板着面孔,哗众取宠的吗?让正义成为你的一个秘密,悄无声息地引导你吧。

记者出现,请注意基本上保持相对2/3的黄金分割位置,背景清楚

图片 6

cia车近景记者在远景,透视和比例暗示观众记者之弱小。

图片 7

同样的,没有面部特写,非常自然

图片 8

cia director在指挥。人物构图充满16:9画面

图片 9

黄金分割,注意头顶洒下的光,舒服吧。

图片 10

速度与激情4,从镜头运用浅谈谍影重重5是狗尾续貂。噢噢噢!waterloo station!这场戏就在这。

图片 11

1一组图片来了。伯恩下车,没特写怎么拍?就这样拍。

图片 12

2

图片 13

3

图片 14

4

图片 15

5

图片 16

6

图片 17

7

图片 18

8

图片 19

9已经全糊了,但注意透视效果和构图。这叫做动感,不是大头特写

图片 20

10

图片 21

11张图,出站完毕。没有浅景深,路人的脸都比伯恩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