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黑色惊险片在剧本结构上有突破性成就,完全推翻了观众的惯性逻辑思维。导演布莱恩·辛格才华横溢,将一个剧情复杂的故事拍得戏剧张力十足,自始至终扣人心弦。欣赏本片时必须全神贯注留意每一个细节,如此才能在压轴高潮谜底揭晓时获得恍然大悟的乐趣。电影以金特的叙述为主线,把恐惧和背叛很好的融合了在一起,营造出一种令人窒息的黑色氛围。电影的结构突破了传统悬疑电影的习惯,处处观众的出乎意料, 张力十足,扣人心弦,以致有人惊呼这部电影是不是拍得太聪明,超出了观众的理解力

宅总死了后,李四用宅总的钱建了这座号称全世界最好的监狱。用来关住那些坏人,那些害死他的坏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有洁癖,也穿上了三件套。开始听古典音乐,收集些工艺品。似乎这样好像会感到那个人还在身边,哪怕有一点也好。
探戈落幕,非常嫌疑犯。渐渐的,他不想回到陆地上了。就让他待在海上吧,他不想再收到城市中的消息。那些该死的代码。
看着那些犯人好好的活着,他就没来由的透不过气。为什么他们都活着?为什么他却死了?这公平么?
李四不知道该问谁,也不想听。他只想发泄。

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关于这场危机的书籍和影视作品甚多,从表现过程到阐释缘由,进而深入剖析的,角度多样。不过整体看,大都是以一种“上帝视角”俯瞰,典型的如《大而不倒》,从多个角度展现金融危机的整个过程。而如隐射金融危机的《利益风暴》则聚焦当事人的心理,剖析金融行业人士在其中的人性表现。总之,此类作品常常表现的是一种陷入漩涡的“输家”的慌乱、震惊、痛苦与贪婪。与这些作品相比,《大空头》确实显得有些另类,它的着眼点是一批看似赢家的空头的日常,让这部作品显得颇为有趣。

卡梅隆与施瓦辛格的强强联合,那火爆惊险的动作戏码,燃情热血的剧情,捧腹的美式幽默,使电影近乎从头至尾维系了出色的节奏把控,一部好莱坞影史动作片的典范之作。

有时他也会想自己会如何终结。不管如何,他再也不想离开这里。这里有他的一切,也有他的一切。

对于“做空”,在缺乏此类机制的中国投资者看来,是一种有些“不道德”的投资方式,这你看看去年六月后A股暴跌,股民们围绕国内到国外各种做空传闻,愤怒的斥责和成百的阴谋论故事就看出来了。而在最近,索罗斯接受采访时一句,已做空亚洲货币,也让国内媒体无视其整个访谈内容,打了鸡血般的要痛斥之。事实上,“做空”只不过是一种规则允许的投资手段而已,有人用来对冲风险,有人用来投机,本无善恶之分,况且作为一种投资手段,其本身也接受监管,并不断被修改规则,比如对“裸空”的限制,比如金融危机期间一度禁止的对金融股的做空。试想,假如你发现了一个公司的股票价格被严重高估,甚至可能管理层在财务造假,进而空之,作为做多方,不去斥责管理层不道德,倒去斥责空头兴风作浪,显然是典型的屁股决定脑袋的非理性态度。

一段探戈开场,一段探戈谢幕。而这段传世的探戈也会常常被拿来比较优劣,总有人说施瓦辛格的表演过于外放,不如阿尔帕西诺传神;但我觉得这绝不是什么理由,施瓦辛格的表演十分流畅,就连舞技和语言的优势都尽显。

如果我化成了灰,希望我能随风而去,吹到你的碑前。

在《大空头》中,便刻画了几位,事实上主要是三方空头的不同表现。在投资上,有种所谓的“后视镜”说法,即当一切尘埃落定,你从后视镜看,过去发生的事情往往脉络清晰。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便是典型,今天看来,人们追逐引发危机的次贷金融衍生品,显得那么的非理性。但是,正如电影中说的“现实如诗词,但是人们总是不爱读诗词”一样,很多时候,不是人们缺乏常识,是总认为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可以继续下去。就如A股牛市的时候,当主板快速冲上5000点,创业板的估值已经明显离谱的时候,就是老股民也不愿离场,原因不在于他们真不知道风险,而是一种侥幸心理,再等等吧,再等等吧,再赚20%我就走,进而自我麻痹,生出一些永远的“这次会不同”的理由。在任何国家,房产都被看作一种稳定的投资,确实,从历史看,各国房产市场,长期都处于中间略有调整,但是整体向上,甚至阶段性暴涨的规律。想必这点,中国人深有体会,多少年了,相信或者诅咒房价下跌的人,最终都陷入为啥当时不买房的懊恼。这不,房价在一段时间的下跌后,近期各地,特别如深圳、上海,又掀起了一轮暴涨,这个时候,你提什么东京房价崩盘史,美国次贷危机,谁也不会听,因为“这次不一样”,“中国国情不一样”。

因为人物性格和故事背景不同,所以他所表现的当然要外放而强悍,但是不难发现对于柔情的表现也是非常到位的,尽显内敛的本质。而对于探戈来说,我相信阿尔帕西诺也一定参照过州长的表演,虽然在人物的塑造上截然不同,但是本质却异曲同工。再加上女主的倾力表演,这部电影真的是相当成功。

《大空头》的开场不像《大而不倒》那么直接,它做了一些铺垫,从美国人深信房产市场必将繁荣的2005年开场,也提到了格林斯潘当时的乐观,熟悉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2005年,格林斯潘在国会的乐观判断已经成为后来分析金融危机时,被不断抨击和取笑的经典。但是,当时不是这样,房产市场无比繁荣,房贷门槛低的惊人,对于其中的风险怎么办?于是,金融衍生品出场,而且越搞越复杂,美其名曰“分散风险”,这些产品打包买个全球投资者,进而再转卖,大家乐此不疲的击鼓传花。这个过程中,不免有人疾呼风险,但是都迅速淹没在繁荣的欢歌笑语中。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当宣告真相的人,与其费劲的去叫醒装睡的人,不如利用金融规则赚钱。本片介绍了三股做空势力,当然,也要算上片中作为高斯林扮演的陈述者的一方,而且有趣的是,他们从性格到背景,都显得差别极大,不是一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