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盛夏到初秋,一场接一场的动漫主题展会在珠三角地区轮番上演,中山、深圳、东莞,都举行了规模不俗的动漫展会,每个动漫展都成了当地漫迷的疯狂节日,进场人数以万计。不少漫迷间还形成了像追星一样的追会风潮,每逢展会举行,珠三角各地的大小漫迷们就会不辞辛劳地涌到举办地聚会。

不久前,华语影坛首部武侠CG动画电影《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第一次发布预告片绚丽的武技,唯美的场景,魅力四射的角色影片将CG技术与武侠文化完美结合,打造了动画武侠电影的全新概念,将为观众带来一场超豪华的视听盛宴。

6月中旬,中国梦主题宣传短片被确定为东方宣教中心中国梦系列电视片的重要项目之一。不同于以往的制作方式,此次的宣传短片要求以水墨动画形式来呈现,任务艰巨,挑战与机遇并存。

日前,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吉卜力工作室总经理星野康二宣布了72岁的宫崎骏决定隐退的消息。这一消息的宣布,正是在宫崎骏新片《起风了》的新闻发布会结束时。 星野康二称,下周,关于他退休的发布会将在日本东京举行。他想要对所有人发自心底地来一个道别。

爆棚的人气,让人看到了动漫产业所蕴藏的巨大商机。而针对这一动漫盛宴,各动漫节(展)组委会也策划了不同的主题,希望在一件件五彩绚丽的动漫装束背后,激发实力商家的下单热情,将数以亿计的理论财富尽快变现。但扎堆举行的动漫节(展)背后,令当前动漫行业着急的几大冷疾也备受关注。

即将献映的这部3D立体电影,就出自杭州高新区(滨江)动画产业基地内的玄机科技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无论是制作技术还是创作理念,它的诞生,是杭州作为动漫之都,始终引领中国动漫产业最新风尚的缩影。

领到任务后,部门主管就组织大家开展头脑风暴。要用动画来表现梦这个主题,的确很难拿捏。用具象的故事还是抽象的符号,大家各抒己见,一番讨论后,人生是船,梦想是帆的思路被提了出来。少年、撑船、升帆、逐浪、日出,平实的景物和动作里,每一个都有不一般的象征意义,正好契合为梦想拼搏奋斗的历程,暗喻每一个炎黄子孙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人生理想的追求。

5次表示要退休

记者在东莞漫博会举行期间曾多次去东莞国际会展中心采访,发现与爆棚的动漫玩乐气息相比,东莞漫博会所刻意强调的版权交易的专业气氛仍然不够浓。组委会在主会场二楼专门设置了国际品牌授权区,本意是为品牌授权企业提供了集中展示和贸易洽谈的平台,但这一授权区却连续多日处于闲置状态,与一楼热闹的动漫游戏、动漫衍生品展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授权区内除了印刷精美的展板外,各个品牌展位上也只有一些志愿者在散发资料,基本看不到专业观众的身影。

杭州高新区(滨江)打造中国动漫之都产业核心区

有了创意,接下来就要解决画面呈现的问题了。为此,我们特意找出了上世纪60年代轰动世界的,上海美影厂创作的水墨动画片《牧笛》来学习参考。看着唯美的画面,心里既激动又有些失落,激动的是期盼有一天我们自己的水墨动画也能达到如此高度,失落的则是面对这部巅峰级的作品,感觉能与之比肩似乎前路漫漫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们全身心地投入到原画绘制当中,期间也不时参考和临摹多位国画大师的代表作品。水墨动画脱胎于传统水墨画,而中国书画又有其独特的艺术气质,所以创作中既不能盲目照搬照抄,也不能胡乱创新造出怪胎。范曾先生的人物线条、陆俨少先生的山石结构和染色特点,在我们的画面中都依稀可见。就这样,借助电脑软件模拟软笔笔触作画,配合后期特效设计合成,我们一帧帧地画,一个路径一个路径地进行调试,一个多月后,既有自己画风又略带名家特色的水墨动画片算是能拿出来见见光了。

在日本以外的国家,虽然他们或许对宫崎骏的作品非常熟悉,但对于宫崎骏此人和整个吉卜力的宣传策划并不是特别了解。简单地回顾一下宫崎骏的五次退休。

而位于展馆一楼的主展区也基本上成了孩子的游戏天堂,放眼望去,都是拖儿带女的家长或稚气未脱的青少年。这与展会名称中特别凸显的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这一严肃主题相比,难免有沦为普通动漫嘉年华的嫌疑。

毫无疑问,动漫产业称得上当今世界上独具魅力、市场巨大的朝阳产业之一。回顾中国的动漫产业史,很难与其将杭州高新区(滨江)动画产业的发展之路分开。

虽然这部短片还有许多待完善的地方,但它毕竟凝结了集体的智慧和汗水,看到成片效果,心中不免有些小小的成就感。走笔至此,突然想起一句老话:创造正是,痛并快乐着。

1986年《天空之城》公映后,在票房成绩并不理想的情况下,正值壮年的宫崎骏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暗示过自己将引退。

浓烈的动漫产品卖场气息,在让小动漫迷们乐翻天的同时,也让一些品牌动漫企业感觉不合拍。记者注意到,与上届相比,一些品牌动漫企业的参展规模有所减少。已经在东莞松山湖设立分公司的上海水木动画股份有限公司被外界视为中国最大的动画制作公司,但该公司并没有利用自己的准地主身份特意做大展位。

早在2004年12月,杭州高新区(滨江)动画产业园被国家广电总局命名为全国首批国家级动画产业基地之一,成为9个产业基地中唯一一个以科技园区命名的动画基地。而在此前,浙江省影视动画作品产量几乎为零,杭州甚至还不能生产一部完整的动漫游戏原创作品。

1992年宫崎骏拍摄了当时自己最想拍摄的作品《红猪》,在各方面都取得不小成果之后,他说道我想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我的动画已经完结!

事实上,深圳动漫节也被质疑在专业性上存在较大的改善空间。有参展商反映,品牌参展商并不在意在展会上能售卖多少衍生品,而是希望通过展会寻觅到上下游的合作、授权订单。深圳动漫节的参展企业大多是B2C(商家对顾客)类型,多做零售,专业性的动漫企业少。希望多些B2B(商家对商家)氛围,在产权交易方面多些努力。

迎来如此难得的机遇,建设天堂硅谷的杭州,利用自己先进的软件产业优势,顺势亮出了建设中国动漫之都的旗帜。杭州高新区(滨江)则捷足先登,旨在打造中国动漫之都产业核心区,引领动漫产业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1997年,在《幽灵公主》破天荒地拿下近200亿日元的票房数字之后,原本身体状况就不甚理想的宫崎骏在公共场合宣布,这是我最后的作品。

有参加过东莞漫博会的企业建议,组委会应选择一至两日,明确注明为专业观众日,着力邀请原创动漫企业、文化传媒企业、有需求的玩具电子等衍生品生产商组团观展,促成产业背后的对接和交易。

当时精心策划半年之后,首届中国国际动漫节在众多惊艳目光中火热亮相了,各种精彩纷呈的动漫展览、交流活动正式拉开了杭州动漫产业迅速发展壮大的序幕。

2004年,当《哈尔的移动城堡》攻下196亿日元的票房之后,宫崎骏再度表示:自己已经失去了制作动画的热情。言语中暗示了其即将引退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