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也有靠情怀做动画的,要么拿政府补贴,要么找投资人,但大部分都死掉了。

coser:Enako

8月20日,海尔兄弟正式宣布以艺人身份C位出道。作为中国原创动漫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形象,海尔兄弟IP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走进千家万户,陪伴了80、90后等几代中国人的成长,可谓家喻户晓的国民大明星。

《肆式青春》剧照

近日,《火影忍者》系列动画开播16年,首次由中国人担任单集导演的微博引起网友热议,转发超2万。无独有偶,由同名小说改编的国产动画《全职高手》、《魔道祖师》也受到观众好评,豆瓣评分都超过8分。

2018年7月28日至8月5日,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世界COSPLAY峰会,吸引了36个国家/地区的代表参加。全世界的爱好者都在源源不断地将热情注入COSPLAY文化之中。

囊括IP界半壁江山的自拍大合影

过去一周内,中日影视交流迎来了两个历史性的时刻:是枝裕和第二部登陆内地院线的电影《小偷家族》斩获了8658.2万元票房,超越《银魂》的8135万元,成为中国影史上票房最高的日本真人电影;另一部在全国艺联上映的长篇动画电影《肆式青春》,则成为了首部在中日两国同时开画的电影。

2018 ChinaJoy开展前夕,中国动漫行业老兵王世勇在上海接受观察者网专访,从中国动画从业者出现跳楼极端新闻的艰难年代,聊到了如今动画公司能与高薪游戏公司抢人的快速发展时期。

这个曾经被多少80、90后家长批评为不务正业的领域,如今,早已成为一项令人羡慕的职业选项。在日本人气COSER Enako爆出年收入超2000万日元的同时,2017年动画制作业界大佬A-1 Pictures的净利润为1.09亿日元也就是说,Enako的年收入几乎相当于A-1 Pictures年净利润的1/5。

在宣布出道的同时,海尔兄弟还在微博PO出了一张自拍大合影,熊出没、流氓兔、阿狸、长草颜团子、穿越火线和永恒之塔等IP纷纷前来助阵。据不完全统计,有近50组IP参与了这张IP界的大合影,同时在#海尔兄弟出道#微博话题中为海尔兄弟打Call,以CP海报送上祝福。如此声势浩大的出道,足以见得海尔兄弟这对大明星一呼百应的号召力。

《肆式青春》成为了首部在中日两国同时开画的电影

2007年,专业能力突出的王世勇从上海回到武汉,与朋友用3万元创办了两点十分动漫。如今,两点十分动漫已获得知名机构数亿投资,员工超400人,被文化部认定为国家动漫企业。

这年头,难道做动画不如去当COSER?

近50组IP为海尔兄弟C位出道送上祝福

在全年总票房已经突破400亿元的档口,这两部电影的体量或许很难对行业大格局产生影响,但对于经历40年风雨的中日影视交流来说,在票房和发行模式上的突破,却可以算得上是整体局势向好的写照。

谈及国产动漫的发展趋势,动漫行业老兵王世勇认为,目前为止,严格意义上属于中国风的国产动漫作品不多,人物比例、眼睛、睫毛许多仍深受日本动漫影响。

一方面,COSPLAY依然是人们出于对二次元文化的热爱而投入精力的业余兴趣;另一方面,人气COSER的高收入爆出,令圈外人也为之惊叹。

双料视帝 豆瓣8.0 海尔兄弟堪称老戏骨

从1978年首部日本影片《追捕》进入到中国市场开始,受大环境影响,过去40年,中日影视交流有过蜜月期、也有过冷战期。无论过往如何,就当下而言,不管是两国对于文化交流的期待,还是双方拓展市场的需求,都使得中日这两个区位相近、文化相似的国家,开始正视影视交流常态化、产业化的问题。

两点十分动漫CEO王世勇

从兴趣发展到职业,COSPLAY给COSER们带来了什么?

1995年,由海尔兄弟主演的同名动画片《海尔兄弟》第一季制作完成,并于次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全球首播。1998年,动画片《海尔兄弟》荣膺代表中国少儿电视最高水准的金童奖。1999年,动画片《海尔兄弟》荣膺代表中国电视观众最广泛认可的金鹰奖。2009年,动画片《海尔兄弟》第四季于全网首播,至此,一至四季212集动画片全部问世。

今年是《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5月9日,中日双方签订了支持两国电影合拍的协议:中日合拍片将享受国产片待遇,不再受进口电影数量限制。此外,今年的北影节、上影节均为日本电影设立了放映单元。不久前,日方牵头的民间组织日中文化产业交流协会正式成立,包括阿里影业、万达影视、新丽传媒、卓然影业在内的多家中方影企和日方电视台成为协会成员,《肆式青春》成为该协会协助发行的第一部影片。

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个需要立即解决的问题。因为即使是动漫大国日本,也经历了长期模仿美国动画的阶段,最终借自有风格形成产业。此外,艺术创作也需要兼容并包,日本动漫中也化用了不少中国元素,比如《火影忍者》的一些打架姿势就与成龙一模一样。

日本职业COSER最高月收入100万日元,但普通COSER并未达到高收入水平

有金童奖和金鹰奖两大权威重量级荣誉加身,更在豆瓣保持着8.0分的优质口碑纪录,不难看出,海尔兄弟的处女作充分赢得了业内人士的认可和广大观众的喜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海尔兄弟是一对不折不扣的老戏骨。

诸多迹象表明,中日影视交流将迎来难得的机遇期,但这距离真正的蜜月期还有一段距离,对于两国来说,还有许多的难题有待攻克。

动漫行业还需要尖端人才的持续努力。比如改变日本动画的手冢治虫,除了广为人知的铁臂阿童木之父的头衔,许多人不知道,正是他创造了新的生产方式,令24帧的动画只用花1帧的钱,最终降低成本,加速推动了动漫产业化。

COSPLAY从一项兴趣爱好的外延,转变成带来经济收入的事业的现象并不是近年来才出现。早在2010年,关注COSPLAY文化的杂志《COSMODE》便对当时的COSER收入水平做过调查。

海尔兄弟处女作的豆瓣评分高达8.0

日方:进入中国市场是当前的首要任务

反观曾经历盲目发展时期的中国动画,恰恰最不用担心帧数,因为动画公司能仅按分钟数领取政策补贴,甚至轻松买楼。但如今好日子不在,相关管理政策变得更为严格,公司要靠质量和专家评审,才能去争取几十万政策支持。

该调查将对象分为学生和社会人,有效回答391人,其中女性占据多数,约9成。学生COSER中,除了少于1万的零花钱外,占比最大的是5-6万日元,占比31%。学生COSER 的平均收入在29284日元,按当时汇率水平,约为人民币2100元。而他们在COSPLAY上的花费,绝大部分在1-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50-2200元。

多栖发展 C位出道 海尔兄弟与儿童共成长

对于日本电影产业来说,进入中国市场,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2015年,一部《大圣归来》创造国漫票房奇迹,随后,资本蜂拥而至。这虽然让行业内一部分人变得心浮气躁,却也快速提升了作品质量,使得竞争愈加激烈。王世勇透露,腾讯动漫上有1万多部原创作品,你都跑不出来的,只有前十名有机会。

社会人方面,45%的COSER收入在10-15万日元,占比最大;15-20万日元收入的占23%。平均收入为166800日元,约合当时人民币1.2万。而COSER们在相关领域上每月的花费,2-5万日元区间占大部分,为42%,其次是1-2万日元和5-10万日元的区间,各占21%。

在获誉无数的处女作之后,海尔兄弟于近日特别主演了其首部舞台剧作品《海尔兄弟喵之家》。在这部聚焦家庭教育和代际沟通的亲子互动舞台剧当中,海尔兄弟智慧现身,帮助忙于工作的猫爸、猫妈意识到自己对孩子缺乏关爱,引导猫哥哥、猫妹妹正确解决成长中遇到的烦恼,让喵之家重拾幸福。海尔兄弟的舞台剧首秀,向现场观众成功传递了陪伴的力量与成长的快乐,赢得一致好评。

1978年,作为《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后文化交流中的重要一环,日本电影《追捕》进入中国市场,引起巨大轰动。多年后,有日本媒体曾对电影上映时的盛况进行估算,猜测当时大约有超过8亿中国观众看过这部电影,其中有半数的人看过不止一次。随后几年,中日影视交流迎来战后的首个蜜月期,包括《望乡》《排球女将》在内的大量日本影视作品接连登陆中国,数次引发万人空巷的局面。

与中国动漫行业总产值终于在2014年达到千亿级别相比,美国动漫产值已超2000亿美元,日本动漫市场规模也超7000亿日元,用户的人口覆盖率高达40%,衍生品及海外收入占动画产业的60%。

那么时隔7年,现在日本的COSER们发展的怎样了?

海尔兄弟的舞台剧首秀赢得一致好评

当年引起巨大轰动的《追捕》

尽管商业化不如欧美日本,但王世勇相信,动画的价值可以延续,诺基亚转型好多次,只有迪士尼这样的公司一直活。如果中国经济能保持目前的增长趋势,国产动漫的盈利模式将在5到6年内清晰呈现出来。

据日本COSPLAY评论家牛島えっさい估计,目前日本全国有大约4-5万名COSER。其中,参加到商品贩售等社团活动的有1000人。大型活动上,摄影会、CD-ROM、写真集等,大概可以销售到3万至100万日元。这之中,也存在着一次活动就能赚300万日元、年收入达1200万日元的人。如果包括视频配信、SNS的广告收入,赚到这个水平之上的人也是有的。但年收入超越1000万日元壁垒,对大部分人来说却不是那么简单。而大型活动之外,COSER们还会举办周例摄影会。团体拍摄价格为3000日元,个人拍摄则是1-3万日元。

与此同时,@胖次兄弟工作室 、@胖次兄弟_服化组 、@胖次兄弟_打投组 、@胖次兄弟全球后援会 及各地分会也于近日陆续入驻微博,天高海阔 与尔同舟的粉丝应援语也同步亮相。由此可见,海尔兄弟的多栖艺人发展蓝图和专业偶像运作体系已初具雏形。

到了本世纪初,两国关系多次波动,加上好莱坞电影对于中国市场的冲击,日本影视作品在中国市场开始下行。

以下为采访实录摘编:

被认为是站在日本COSER金字塔顶端的Enako,在2018年2月和8月参加的一档名为《有吉ジャポン》深夜节目中,爆出自己的年收入2000万日元,平均月收入100万上下。而在举办COMIC MAKET的月份中,月收入则可超过1000万。因而节目组推测Enako实际收入近3000万日元。

海尔兄弟的各地粉丝后援会

2006年2015年5月,仅有15部日本电影在中国上映,其中2011年11月2015年5月,钓鱼岛问题导致中医文化交流停滞,没有一部日本电影引进中国。上映的15部电影票房情况也并不理想,仅有3部票房超千万,最高票房为2900万元,300万以下者则有6部。

中国动漫没有几部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风

金字塔顶端只有一人,并不能反映出COSER整体水平。但COSER们的收入状况已经引起日本媒体的广泛关注。另一位人气COSER御伽ねこむ,签约了艺人事务所ホリプロ。据日媒推测,在和漫画家结婚之前的鼎盛时期,御伽ねこむ月收入有100万日元。但在报道中她表示,因事务所分配制度的关系,其实际收入大约50万日元。而AbemaTV今年6月3日播出的《给与明细》中,也分别对职业COSER和业余COSER进行了追踪。被认为是年轻COSER中人气第一的浦丸,是签约COSPLAY专门事务所的21岁职业COSER。所属事务所为12COMPANY,成立于2018年3月。浦丸的收入构成以事务所固定工资+部分商品提成为主,尽管每个月收入不定,但大约在30万日元上下。另一方面,并未签约事务所,出于兴趣爱好的COSER明治,月收入却有50万日元,其中COSPLAY带来的收入只有5万日元。

不论是蕴含丰富自然和社会科学知识的长篇动画片,还是关注儿童成长现象的亲子互动舞台剧,海尔兄弟主演的作品,都称得上是集教育性、趣味性和娱乐性于一体的精品。能够以寓教于乐的内容,激发儿童的想象力和探索精神,帮助儿童开拓视野、开发智力和陶冶情操,引导儿童成长为一个积极阳光和全面发展的人,这是海尔兄弟挑选作品、决定是否出演的原则。

2015年,中日关系好转,日本电影重新回归内地银幕。这一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拿下了5.3亿元票房,一下激活了市场。随后,《火影忍者:博人转》《你的名字。》等都陆续来到中国,均拿下过不错的票房成绩。

观察者网:《银之守墓人》的弹幕说完全日漫的感觉,服装是日本的校服,你怎么看?

中日影视交流将迎来难得的机遇期,IP圈半壁江山助阵。如果将浦丸的收入近似看作目前日本COSER的平均月收入水平,那么和2010年的平均值相比,增长幅度约为80%。作为参考,日本厚生劳动省2018年发布的《平成29年工资构造基本统计调查概况》数据显示,2017年女性一般劳动者的平均月收入为24.6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浦丸的收入水平和日本普通职场女性收入的差距其实并不明显。

在日抛、月抛偶像层出不穷的流量时代,海尔兄弟深耕于儿童文化的创作与传播,坚持以精品内容陪伴儿童成长,让经典IP保持时代活力,无疑将进一步夯实其国民大明星的地位。

《你的名字。》是中国影史上票房最高的日本动画片

答:我们不在乎,或者说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日本COSER是如何赚钱的?

据悉,由海尔兄弟主演的全新动画片不久将与观众见面。

然而,热度仅持续了一年。2017年,日本引进片的数量仍旧不少,但总体票房情况却远不如前两年,真人电影更是票房惨淡,《与君相恋100次》《昼颜》等日本热门影片,在华票房也不过千万。

这个作品的定位就是二次元向,二次元向就有点日本风的状态。二次元和日漫风格很难脱离,它本身就是日本的词汇,指日本的二维动画,只不过在中国把它往高大上包装了一下而已。

日本COSER的收入方式多种多样。除职业COSER因事务所的业务差异从而工作内容有所不同外,业余COSER的个人性和自由度更大。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最近曝光收入的COSER,还是2010年的调查,女性COSER始终占据主体。因而日本COSER工作内容中,男性向成分比重不小。

一位日本影视产业研究者告诉毒眸,之所以会存在这样的落差,主要是因为2015年前已多年未上映日本电影,久旱逢甘霖,市场有所期待。此外,在华票房好的日本电影以动漫IP电影版为主,真人电影和原创动画电影,在国内观众心中的认知度相对偏低。

《银之守墓人》

归纳来看,日本COSER主要工作内容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如果放在十年前,日本电影在中国市场的遇冷可能不会引起太大的波动,当时的日本是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发展势头迅猛。可如今情况已截然不同:据统计,2017年日本电影总票房为2200亿日元,约127亿元人民币,这一水平维持了约10年,增长乏力。

其实到现在为止,严格意义上属于中国风的国产动漫作品不多。一些作品把服饰稍微画得中国一点,但其实还是二次元风格,比如人物的比例、眼睛、睫毛依旧是日本动漫风。

1、摄影会

此外,日本参议院议员、日中文化产业交流协会副理事长阿达雅志告诉毒眸,日本本土近年来大卖的电影以动画电影为主,真人电影总体反响也相对一般,整体市场规模有逐渐缩小的趋势。对于很多日本制作公司来说,投资大体量的真人电影是一件很有困难的事情。

但从长远考虑,两点十分动漫也有部门想打造中国风的作品。其实日本最早也是模仿美国动画,但后来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风格,有了自己的产业。

摄影会可以说是目前COSER们的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也是积攒人气的机会。摄影会的受众群体以被称为カメラ小僧的摄影师为主。随着COSER人气不同,会费大约在5000-10000日元不等,也有的更高。例如在《给与明细》中,浦丸的一次摄影会会费是1万日元,共有23人参加。以浦丸为中心的摄影会举办频率,基本上是每个月2-3次。而业余COSER明治,摄影会的举办频率则是3个月1次。除了给COSER拍照,参加者还可以同COSER合影,一般合影一张的价格是1000日元。

2017年日本电影票房TOP10里有6部动画电影

观察者网:据说有小部分日漫迷无脑黑国漫,你怎样看待这一现象?

总体来说,影响摄影会收入的主要因素是会费价格、参加人数和举办频率。

反观中国市场,近年来无论是票房增速还是观影人次,都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准,市场潜力巨大。如果能够打入中国市场,能为日本电影产业提供不小的空间。阿达雅志表示:如果有中国的市场运作,那么日本资方也会有做大制作的意向,这是日本影视公司希望看到的。

答:是有,但反过来也有。有些国漫死忠粉只要是国漫就会马上顶,即使做得不好。这两个人群都存在,我觉得很正常。

2、周边商品贩卖

对此,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更是直言: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势头迅猛。对于日本的电影产业来说,立即进入中国市场是当前的首要任务。

我引申一下,现在很多动漫公司会抱怨说,中国动漫衍生产品盗版非常厉害,让他们没钱赚。我觉得这个很正常。为什么呢?

一般在摄影会上除了拍照以外,还会进行周边商品如写真集、CD、胸章、T恤的贩卖活动。这部分的收入也是因人气和活动规模而异。

5月的合拍协议提供了最好的契机。我们觉得是时候加强中日的影视交流了。 阿达雅志坦言。

我原来是个愤青,比他们还愤青。曾经抱怨中国严格的审核制度,抱怨中国衍生产品盗版。我去日本问他们动漫协会会长:日本有管理总局吗?他说没有,动画片可以直接播出,有电视台要就可以了。衍生产品在日本也没有盗版,否则会被罚得倾家荡产。所以我说哇,日本为什么这么好?

3、直播平台的观众打赏

如何进入中国?

我逐渐成熟后,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中国现在人均GDP还非常少,只满足了基础需求,娱乐化的东西还只是刚开始,没有到达更高的层面。

一部分人气COSER也会在视频配信平台、SNS平台上进行直播互动,粉丝在节目中的打赏则可转化为现金。例如Enako一次直播的时薪可达20万日元。

为了给中日影视公司、电视台搭建合作平台,在阿达雅志等日本政府人员及各文化企业的助推下,日中文化产业交流协会这一民间组织应运而生。协会创立初期,包括东宝、东映、NHK在内的日本公司、电视台纷纷加入其中,中国方面,阿里、万达、新丽、卓然等公司也陆续加入。随即,作为中日动画合作的一种新形式,《肆式青春》顺势成为了协会成立后辅助发行的首部电影。

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只要人均GDP上涨到一定程度,盗版自然而然会消失。这和你有1亿身家,就绝不会去买盗版是一个道理。

4、艺人化发展

日中文化产业交流协会副理事长阿达雅志

《基督山伯爵》讲得很有道理:人类最大的智慧就是等待和希望。时候没到,你要做的就是准备好。你知道大势往哪个方向发展,你往这个方向走就行了。

现在,专门经营COSER的事务所层出不穷,不少COSER也选择注册事务所来获取工作机会。由于不同事务所的业务方向有差异,COSER的工作内容也会不同。但签约事务所的职业COSER,相对来说更倾向于艺人化、偶像化发展。除了担任COSPLAY模特外,一般的平面模特、主持人、歌手、舞台演员、TV演员、声优、电台出演、角色设计师、COSPLAY大赛评审等等,诸多领域COSER们都有渗透。

日本公司希望先推送一动漫电影,动漫在中国已经很受欢迎了。在此基础上,希望和中方多合作合拍片、日本电影引进等。阿达雅志表示,想拍出一部在日本、中国都受欢迎的电影是很难的,毕竟两国市场还有差异,具体合作模式有待我们去探索。

所以网上所有的东西我觉得都是合理的,只不过他们没有看到未来,所以会去愤青这个,愤青那个,我觉得都对。

以COSPLAY AGENCY和COSPLAYCASTING两家COSER专门事务所公布的业务内容以及费用列表为例。可以看出,COSER的工作内容和一般艺人的重合度越来越高。

这是一个开始,在他看来,开始交流就是好事情,只要两国能通力合作,就可以取得成功。据悉,该协会将推动展开中日交流影展、研讨会等活动。

观察者网:但《火影忍者博人传》最新一集的导演是中国人,有没有看过?

COSPLAYCASTING业务及报价

中方:拥有自己的海外发行团队,是中国电影走出去的先决条件

答:这我还真没看过,或者说我不知道是哪一集。实际上,《火影忍者》一直有中国人参与,只不过可能不是导演。

不过,由于签约事务所,COSER的收入还会受到事务所分配制度的制约。上述列表中显示的费用有多少会被事务所抽走还不得而知。但据《给与明细》的报道,浦丸一次总收入27.7万日元的摄影会之中,只有商品销售部分的2-3成归浦丸所有。

反观中国影视公司,在中日合作上则有另一番考量:日本是需要开拓的海外市场,也是布局海外发行之路的重要阵地。

由中国导演参与制作的《火影忍者》第65集片段

5、其他

在全球范围内,日本电影市场一直是个独特的存在。今年,当《复仇者联盟3》席卷全球、节节胜利时,却在日本碰了钉子,票房连续数周被《名侦探柯南》剧场版压制。而过去十年间,相比引进片,本土影片票房也始终保持着绝对领先。可见,想要成功进入这个全球第三大电影市场,绝非易事。

观察者网:报道称他学习过咏春,所以在动画的动作设计上有很多独创性。你觉得中国元素有没有输出到日漫里呢?

除了正式的演出外,以COSPLAY为主题的饮食店或者COSPLAYSHOP等形式的地方,也需要COSER们的登场。另外,将COS作为副业的业余COSER,在摄影会之外的收入渠道则更加灵活。

票房压制了《复仇者联盟3》的《名侦探柯南:零之执行人》